2012年2月17日 星期五

唐爺救港


唐爺低民望卻高票當選,是最好的結果。
原因很簡單:唐爺當選,乃嚴重違逆民情,夠令小圈子選舉徹底破產,任阿爺發功如何,只怕無可挽回。
筆者討論特首選戰,從不著反對誰支持誰,誰勝任誰不配,更懶理誰的操守如何品行若干 因為但凡是小圈子權鬥之產物,根本不作考慮。攻擊候選人勝任與否,不只純粹beating the bush,想深一層:將焦點集中於兩個所謂候選人,其實是簡接承認這兩顆權黨棋子地位超然,榮登大寶理所當然,並接受未來特首是權鬥產物這遊戲規則,默默承受此不公體制。由始至終,筆者不是、亦無力要某某人下馬,而是專注於背後孕育出豬狼當道的制度聲名狼藉。現在唐愈是殘存沒路,筆者就愈寄望北大人視傳媒打壓為大逆不道,為求立威續捧阿斗 (反正騎虎難下,又找不著誰來代替)﹔何況污名一時是污,遺臭萬年也是污,唐爺記緊不要受道德鉫鎖束縛,大可厚顏取勝。北大人愈要立威,就愈會違逆民意﹔民意愈受曲解否定,就可盼七百萬人對真普選熱衷更甚,爭取更甚。反正香港大勢如何,特首兒皇帝無關痛癢,赤化早呈,倚賴日久,制度只納或愚或奸賣媚爺,一日制度不變,一日人民無力,境況終不為一地小吏之理念或政策所轉移。不論是唐是梁,誰下馬誰出醜,只涉是個人榮辱,走馬燈轉,沒過多人,誰也不記得誰﹔倒是背後那套邪制,不能不拉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