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日 星期五

一國無底

一九四九年,有組織將大陸從中國分裂出去,兩岸從此分治。
數十年後,同一批組織批評有港人組黨宣揚港獨,超出言論自由的範疇,超過
了一國兩制的底。
由言論自由欠奉的國度來為享有言論自由香港劃界,無異於請來李波擔任強國
代言人推介祖國之多嬌,徒惹訕笑。它的言論自由,是姓黨,是容許人類良知
受挑戰,公眾智慧受侮辱,但絕不能本良知說真話。不是說過天塌下來,太陽
也照常升起嗎
?
一國兩制的底又是什麼
?
事實證明,一國兩制的底,就是任何時候都要不惜一切,
以一國凌駕兩制。香港想真正維繫兩制,就是必然冒犯一國,但不維繫兩制,
香港最終只會淪為一國邊陲的小城,矛盾無可消弭。強弱懸殊,從來都只有強
的一方有能力、有決心破壞承諾,哪有弱的一方無端自掘墳墓
?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一心使硬,就別妄想對方任人魚肉,在羅湖橋以
北可以,香港不能,亦不可以。對岸民進黨
1986
年立黨,台聯
2001
年,太陽
照常升起,香港今天才有人傚法,不遲不早,是專制之必然

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李波是幸福的

李波是幸福的

李波,是幸福的。

要循非正常途徑一窺祖國的美好,可見這種美好殊非人人看得見,在沸沸揚揚之中,李波眾人皆醉,他,看見了。

誠如李波所言,大陸樂土一片,好得兒子有病也得帶他回國求醫。單想循正常途徑便能求得祖國之無限美好,世上哪有這種便宜事? 當然要冒險,偷渡回大陸。就像當年我們的父母或祖父母輩,想有美好生活,就要鋌而走險偷渡來港,學某政黨行正路,何來今天好日子?

十年河東,今天香港人要偷渡大陸,可見祖國真的如假包換地強大起來,想來也熱淚盈眶,再想到要在這片聲稱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土地潛返中國,視線又漸漸給淚水糢糊一片。

小說一九八四年的主角Winston Smith,結尾抬頭仰望海報上Big Brother 偌大的臉孔、深遽的眼神,兩行眼淚黯然落下,感嘆一切都已終結,什麼鬥爭都是徒然,他最終戰勝了自己,驚覺自己最愛的,還是偉大的Big Brother。迷途了,不用怕,因為偉大領袖總能讓你知返,這種頓悟,李波自己也解釋不了,亦用不著去解釋:在祖國,所有情緒都是反射作用,你是樂團和音的一員,不是聽眾,更遑論是樂評人,你或可以在樂團裡夾口型,不發一聲以示不滿,但你不能離隊,更遑論走音尖叫,樂器隆隆,你顧目四周,也弄不清誰在真吭誰在扮唱,只知指揮左手一揚,全體得亢奮挫胸,右手一揮,人人得壓低嗓喉。文革當年你不能混過不唱,今天你可以虛張聲勢敷衍過去,算不上祖國一大進步? 偏偏李波他想叫,或吹口哨,打亂表演,指揮動氣,也就得接受教育,專門聲學培訓,要再新歸隊做好孩子。


又在電視看見李波,他求大家不要再折騰他。千山獨行,雖千萬人,他有說不出的寂寞,但他是幸福的。因為他像Winston Smith,終於嘗到了真愛世上沒有無原無故的愛,李波的愛,歷盡艱辛,何堪再摘耶?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推想

長遠目標:

-  獨善其身

-  主權不獨,但文化不統,制度不統

策略:

- 保留和保護前朝一切行之有效制度、典章、法規、慣例﹔

- 要今朝明白港人縱然未敢再大規模抗爭,亦要清楚知道,任
  何有意推倒舊狀而所謂加強管治、樹立威信之舉動,或明或     暗,港人定必爭鋒相對,明知徒然亦會寸土必爭﹔ 惟目的不   
  是要挑戰或反對宗主國對香港之主權,而是要落實既有的一
  國兩制、高度自治﹔

- 要令今朝接受,落實高度自治,放任自如,統治成本最低,     亦是今朝統治得以正當之根本﹔

- 避免任何宗主國代理人有養寇自重的機會。 

手段:

-   高舉香港行之有效的法典制度,與今朝所崇揚的"依法治     
    國"本來如出一轍,你可以按自身情況發展,我也有我香港
    特色的依法治國;

-  任何對固行之有效的制度之挑戰,必然針鋒相對,對準代理
    人之餘,亦要強調行動只對某些人、某些事,哪怕這人名義
   上是今朝在港之代理人,亦不過是獨獨那個人﹔今朝要彰顯在
   港之權威,一定要棄車保帥 - 何況他不過是一卒而已 - 什麼
   激進行動,都是要今朝易卒的開天殺價,香港無意亦無力威
   脅今朝,我們只要一個深明前朝典章可貴行使有道的技術官
   僚,勝過養一幫質素低下的閹黨; 

-   強調香港即使被殖民百年,尚且不曾主動斷絕與今朝人民之
    交流,人心從來不獨,一切反抗,不論實質對象,背後原因
    亦不過是有人狐假虎狗仗人勢,以煽動分裂予取予攜,攪個
    人權威,人一走,茶就自然涼﹔

-   香港不能淪為今朝權鬥的戰場,我們亦決不干涉今朝朝內鬥

    爭死活如何﹔

-   對內地民主發展,必須愛莫能助﹔

-   將管理東南邊陲少數民族心態,將香港當作一個廣東少數民
    族自治區﹔

-  對今朝劣民在港行徑與法律拉上關係,強調法律角度公民角
   度考慮,而非歧視,免予人口實,並對今朝若干人口頭反擊
  充耳不聞
    

2015年9月29日 星期二

嚐鮮一刻



快餐之原罪,在於將食客當成運輸帶上的一件貨品。
食快餐,是一種自暴自棄的表現:食前沒期待,食時沒感覺,食後不過肚脹一會。一個人食量有限,正常一日三餐,早餐匆匆忙忙,午餐千篇一律,難得晚餐還可作點主,人禽之辨,就在於此刻吃啥。
樓下小炒算不算快餐? 樓下小廚有時出菜雖快,但好歹教人期待,材料愈普通,愈考驗大廚功夫跟火喉。姑勿論最後美味與否,至少那一瞬間的期待,就夠給我找回一點生而為人的自覺。
簡單一碟梅菜蒸鯇魚,等了約二十分鐘,上桌時沒有騰雲駕霧,入口卻出奇嫩滑,梅菜略嫌有點酸,幸好魚汁腥甜,一大片魚肉連皮跟脂滑不溜舌,鮮味四濺。
再來一碟焦鹽炒茄子,一口落鍘,熱氣即時四處流走,茄子味淡但清新,後補一小啖焦鹽往嘴裡塞,又鬆又脆,幾舊到頂。
還有餐前的一小碗青紅蘿蔔湯,清甜,潤喉。
尋尋覓覓,任你珍饈百味,也不及當下簡簡單單。雖然最上乘的鯇魚也不過鯇魚,但美食之極致,就是嚐鮮,是原汁原味的感動。嚐點鮮,人就不再行屍。
又是一間晚上人不算多的地區小舖,身邊坐了一對父女,父親給四歲囡囡餵一啖牛肉炒河,囡囡連跳帶跑才吃了丁點。
啖著魚,看著她,人,再次變得點實在,是一種活著的心動。
食肆名稱:孔雀餐廳
地址:牛頭角牛頭角道269-271號孔雀樓地下

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平靜的928


我對食,有一份執著。
這夜,這小店,黑椒牛扒長通粉,黑椒汁微辣,牛扒鬆滑,汁著的長通粉略稠但一嗦入口,另有粒粒甜粟米一顆不留。凍朱古力街檔貨色一甜到底。
四周人客不少,卻出奇寂靜,身後電視播放著回顧佔早的新聞片段,我偶意回頭一督,然後長通粉繼續往嘴裡塞,其他茶客亦是間中抬頭,匆匆一督又埋頭用膳,畢竟是來用膳,人家也得做生意,佔著位置太久不太好。
家坊社企小店,味道不俗,內心躁動多時,來這裡吃點簡單的,讓少許微辣清醒味蕾,以輕鬆心情吃著快餐,感覺不賴。離開時抬頭一望,一團明月特大特光,是但願人長久也好,是好死賴活著也罷,捧著肚子便夠幸福。
純粹過客,就不打算再回來了,一切隨緣。店名應該是聖經金句吧,今餐食糧,也配心存感恩。
食肆名稱:約3:16 John 3:16
地址:觀塘宜安街9-27號有利大廈地下F舖

2015年9月27日 星期日

來又如風

許多年了,回到這裡,感覺猶如叩古戰場,往事無限悕噓感慨。

世局變化之快,社會崩壞之急,令我吃不消,但吃不消也得吃,反正也給人灌屎。

給人灌屎不打緊,只要還懂得區分屎和食物,便好了。

要避免淪為奴才受人奴役,就得明白何以為人,何以為奴,思想堅持,行動實踐 ,哪怕你說安全為先,畢竟只是造勢搏弈,嚇唬成功便行。


敢認自身優趆,敢為優趆而堅持,但又不流於亢奮自滿,自以為一切自有而有理所當然,警惕自已也有可能墮落的危機,才有希望跟野蠻相持。



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擱筆封博

既然言盡,也就緣盡。

無他,沒什可言,再說,亦是徒然。之所以徒然,原因有二,一來技窮,二來剖釋再多,都不過繞著一些HUMAN CONDITION兜轉,人,尤其是香港人或中國人,就是這樣,that's it。

封博的另一個重要目的,是自絕對他人認同的迷戀和渴慕,壓抑個人一時的妄自尊大、強充先知的虛妄。可以在理論層面大造文章,不等於可以在技術上達成目標,與其說冷漠源於愚昧,倒不如認清愚昧出於對得失成敗的權衡和計算 - 香港人不是不明白基本邏輯倫理,而是現實只能讓他們以doesn't give a shit 的態度來保護自己,就如不少人宣揚香港人告別中國情懷一樣,香港人,尤其是香港的精英核心,早就以種種行動和後路告別香港,對香港僅留一點只限搖頭的懷舊,而非眷戀。

或許,強要溫室小花移植沙漠,從來都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與其給庸流廢言終日牽著鼻子,動輒悲憤疾書,倒不如一個人斯人獨憔悴,自說自話,一切就在一本僅供個人參閱的日記,不求認同,不充先知,笑言世事,倒也順情適意。

是對是錯,由他,用不著拗過面紅耳熱,為的就是丁屎的面子。沒意思。

就此擱筆,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