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4日 星期六

我們還有什麼可以恨?

不想因為一時無關痛癢的理性,走上最終失去理性之路。事實擺在眼前,對家任由連自己都不屑,質素明顯比下去的群體魚貫來港,就是要沖淡港英遺民寶貴的公民意識。
當有人還以為自己在慈悲為懷普渡眾生時,事實是你根本敵不過六十年來代代奴性的根深蒂固。當連從港英走來的一群也有人對民主躊躇不定,甚至至置若妄聞之時,深圳河以北之情況,可想而知。
問題從來,不止於分薄資源 - 畢竟那塊餅不會大小永遠不變,禍之深切,實乃精神理念之變質和墮化。讓後來而對公民意識無所認識或認識猶淺者以量壓倒掌舵民粹,遲早將香港斷送極權。
 
究竟我們願不願意面對以下可能:新移民再深受同化,都難有本土港人對公民意識民主自由的執著,他們只能或只盼在港好好生活,求的不過是一個安樂窩?他們未必是蝗蟲,未必是壞人,問題是他們從未有過捍衛什麼價值的意識或準備,而偏偏香港正值危急存亡之秋,再難任由但求一席謀生之地的人魚貫進場溝淡本已淡薄的抗爭心態。不是我們歧視偏見,而是我們不是神,力量有限,時間有限,容不得我們妄談慈悲。
  
一廂情願但不自量力,最終本末倒置連嬰帶水潑出門外,就是不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