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2日 星期日

懶得批孔

香港人不卑不亢,動怒倒是抬舉了教授,還要去中聯辦示威?感覺似申冤多過示威:"大人,有人話我係狗,我不依呀,你要主持公道呀!"
恨透強國人,所以在網絡搜索枯腸,力找強國人對港人極盡詆譭之留言或文章,並廣泛宣揚,好讓自己恨得更理直氣壯、淋漓盡致。典型氣一出,人一順,又是各奔前程。
筆者自問不會因為強國人劣行斑斑而羞為中國人,一來同胞劣行既非上帝原罪,二來自慚不過他們。做人,就要做有文明有良知的人,要他們羞於自己不及我們,而非我們羞於他們拖累自己。
卑視強國人之劣行,對所有保守公民意識的文明人而言,既是理所當然,更是義之所至。不要怪我以偏概全 – 即使少數不代表全部,不等於少數不足以摧毁全部。公德單薄,要蔑﹔無視彼等公德單薄,甚至吹捧縱容的,更該蔑。
然而,筆者只道對著寡廉鮮恥、財大氣粗的一群,苦口婆心,不過枉作少人﹔直斥其非,只怕對牛彈琴。何況仝人仇視,亦正中政權分而治之的管治技倆,讓強國人不把你看成民主楷模,只道你是餘孽洋奴。
純粹怨恨,不代表什麼﹔拒絕大陸化, 不該止於深宮怨婦式的痛罵。要認真守護香港,倒不如將文明戰場轉移至下一代,讓他們認清孰優孰劣,好辨是非,更勝一腔意氣愁更愁的鞭撻。要不然四個大字, “罷賣港貨”,否則激憤無益,倒是抬舉對家,長其氣熖之餘,兼教其有機可乘,借港人桀驁不馴之名加緊壓迫,以十三億人之名壓扁港人。迫得出反抗還好,反不 了,還得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