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8日 星期三

怕什麼罵死王朗?

陸客巴士開枱食蕉、地鐵車廂進食等事件,近日鬧得沸沸騰騰,揭開一場所謂中港罵戰,戰場橫跨虛擬及現實世界。




眼見陸客無視規則、不顧公德,香港人直斥其非,全屬理所當然,跟歧視完全沾不上邊。一切都是先有陸客對公德之蔑視,再有鼓動港人對守例之重視。所謂歧視,簡而言之,就是強分異同、高低、懸殊,繼而授之偏見及不公,以地鐵爭拗為例,全屬陸客既欠自重又欠尊重,自行禮失人前。他的舉動,其本質就是對公民社會的侮辱,難得見港人見義勇為,在這個常被指為冷漠怕事的社會,理該予以表揚,頒他一個好市民獎。

港人不屑強國人,地緣原因從來次要。所謂罵戰,表面小事一宗,實際是公民價值與蟻民思維的對壘。蟻民思維,可以柏楊對國外華人之形容 - 髒、亂、臭 – 概括之。港人所蔑視、敵視的 – 沒錯,妄稱歧視,是理屈港人,是侮辱港人對公民價值的信守 - 就是那些財大氣粗、蟻民思維入髓而不知的一群,以及漠視他們道德敗壞、任其或助其繼續以受害者、受歧視者自居而毋用自省的一群。大陸華富貴什麼都有,如果蟻民思維當真夠陸客自我感覺頂好,就沒必要蜂擁來港買這買那,把白花花的銀紙押在香港的信譽、品質和制度,回家大包小包。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俗語亦有入鄉隨俗之云,要客人尊重主人家之規矩,利人利己,天經地義,唯恐斥責不夠。對陸客和顏悅色,對劣行漠視縱容,只會反成必自侮的那個 “人”,繼而任陸客那些人侮辱。大陸有人罵香港沒祖國早死九世,卻不曾問何解天大地大,自己硬要來港破費,硬要大包小包長途跋涉。港人的脊樑,就是靠著公民自重的現代文明來挺直。情理兼備,義正辭嚴,孔明才不會內疚於罵死王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