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8日 星期日

人民霸權?

以人民之名壟斷理念妄稱至純,這是不是霸權?

豈止拍攝自由?!

名店DOLCE& GABBANA禁攝,惹來萬人圍影,場面墟陷。
 
既 然名店生怕櫥窗貨品給 “睇蝕”或 “抄橋”,全民便不如立即起動,要求各大傳媒抽起名店各式各樣的廣告,什麼外牆燈箱雜誌,一律撤離,而單單有廣告的頁面就一律用黑色膠袋封起,免得名店無 端侵佔我的視覺範圍,捍衛群眾的視野。反正你不要我拍,我也不想見你,如此這樣,豈不皆大歡喜?
然而與其在店前狂攝,筆者勸群眾不如另闢蹊 徑,在店前或寫生或雕塑或演話劇 –沒錯,我們要維護的,不是在店前單純拍照的自由,而是在一個公共空間內依法作作任何行為的自由。拍你名店與否,純屬次要,更重要的是市民能否真正自由使 用公共空間。若然空間屬民又根本無礙名店生意,那就玩雜耍也趕不得,夾band唱年少無知亦拉不得。
當下名店依然企硬道歉欠奉,無他,皆因 香港人善於遺忘,而頭條新聞就直達八方,享過免費宣傳,強國人還是魚貫進場。說名店歧視港人?我倒認為港人的自尊心尚未脆弱至此,放眼四圍,地產商以天價 樓歧視港人,政府訕民賣正邀寵爭功漠視港人,強國孕婦衝關生B霸床走數迫逼港人,一個本來自由開放的現代社會,十多年來受專制歧視,法治生吞,利益活剝, 自由支解,港英遺民頓成少數,思慕民主自由的反成阻頭阻勢車毁人亡的顛覆份子。不幸地,這種對良知、尊嚴和道德的歧視,今時今日仍然萬劫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