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9日 星期日

智已反,這篇文,勉為其難

又 是一些"不要以偏蓋全"等枉作小人的包容言論:我知道,少數不代表全部,但不代表不足以摧毁全部,否則黑社會都有愛國的,何必嚴厲打擊?再多的老鼠屎,還不是一窩好粥?
當下不是港人無端歧視,而是強國人不入鄉隨俗之餘更要亂俗,蔑視現代法治及公民責任,目中無人。我們所謂偏見(或stereotype),好歹 都有事實根據親身體驗,並非那些所謂有容乃大之理念,不過是象牙塔內充救世濫博愛的一廂情願。一日未聞強國人中有自省,反省,譴責及慚愧,一日還見彼等暴 發式趾高氣揚,任何港英餘孽都有責任為下一代守護文明法治,而非妄想自己可以感動中毒而深的頑民普度眾生。
強國人未必一定要管,但一定要非其非。
羅馬不是 一日建成,偏偏就是毁在野蠻人於一旦。世上真的會有人得吋進呎,視你的包容為軟弱,視你的善心為籌碼,還聲稱自己迫不得已或人人如是。
p.s. 成日聽人講以偏蓋全,我想問:憑咩判斷邊個係偏,邊個先係全?係偏定係全反映現實? 你批評我嗰個係偏,但我又真係有相為證兼有人親身體驗﹔相反,你講既全,只是你一廂情願既主觀感受。一個人以自己對一群人既主觀願望凌駕實質證據,我寧願以偏蓋全。
如果你地搵到尐真係關於佢地既好人好事,我唔介意你嗰尐偏蓋到我既全。講完。
 

2012年1月25日 星期三

致港獨

無錯,係我苦我婆心同你地講,唔好再做傻事。
我所指既傻,唔係指你地擁護港獨。
我只係從原則同策略考量,希望你地用下腦。
首先,你就算要攪,可唔可以低調尐攪?真係有心攪而非懶熱血懶悲憤既話,點解唔學台獨教父李登輝韜光養晦、臥薪嘗膽?點解稍為諗到少少所謂理論就急不及待地高談闊論,慌死人家快你一步無得威,又或者一心只想情感澎湃發泄不滿,其餘一概妄顧?
再講,你要獨立於咩之外呢請問?係中國,定嗰政府?獨立,唔係你孤懸在外自顧自埋位猜兩板就成。要成事,講到尾都係要後庭那個專政垮台﹔而要專政垮台,就得靠大陸人民跟政權內耗,摧毁抓緊香港咽喉既魔掌,等香港漁人得利。
不過問題又黎喇,若然專政真的垮了,香港屆時又仲有無獨立既理由呢?
定係提倡港獨既人其實心裡認定專政真係可以千秋萬世,所以唯有獨善其身?
你想香港真係有自由,面口對著既就唔止七百萬,而係十三億。你家陣一味亢奮一廂情願話港獨, 想動之以情,無人接受﹔想說之有理,無人會聽,到頭來反而會令大部份人只道你香港人自私自利忘恩負義,更加擁護專政以統一以民族之名替你個天行你個道。你今日為一時憤慨而不甘、不識暗度陳倉,不以香港垂範大陸來喚醒大陸人,作個圍委魏(大陸)救趙(香港),淨係一味話香港無自由行無東江水唔會死,SORRY,你再慷慨解囊再義正辭嚴,都係出於自私,自私於滿足個人傲視同儕的虛榮,自私於抒發一時之濫情。
無錯,無東江水無自由行未必死(呢尐係你少數人諗法),但無國家承認無人家封殺,一定會死。
家陣既所謂港獨,無異於一哭二閙三上吊既愚婦:因為無力,所以就搵樣對家最驟忌既野黎嚇唬佢,一於集挑釁、立異、攞威、恐嚇、自慰、充大佬等心態於一身。問題係你唔肯先積蓄實際權力或力量就想發矛,妄想可以置身局外,借談風弄月指點江山,幻想自己決勝千里,到頭來只會換來對家有藉口作舖天蓋地既壓制,你自己一個人跑得動,卻累了七百萬人一同連坐,迫七百萬人屆時要權衡實際利害,或無心或被迫地歸邊政權,助紂為虐。結果係你以為自己係烈士,實在係港奸。
講完,喜歡批鬥或歪曲隨你,就算你講贏我,自我感覺良好一輪,SO?

2012年1月23日 星期一

港人恩物孔慶東

北大夫子,是繼董建華、林瑞麟、陳冠希等人後,又一當紅港人出氣恩物。
 
有人為夫子一狗話怒哮,聲稱夫子一日不道歉,誓不罷休。筆者亂猜:他們口喊道歉,心底說不定樂見夫子繼續死撐 - 就跟西班牙鬥牛一樣,撩你不怒,樂趣何在? 夫子太早妥協,等於無端剝削港人一個發泄不滿、排解無力的對象,大家還會怪你堂堂聖人幾廿百世孫沒腰骨,那時就真的恨透夫子了。
回歸十多 年,港人受苦於強國全天候大石壓死蟹式的大環境、大氣圍,事事無力,任人宰割。想宣泄對強國的不滿,不論是鬧中共,還是罵同胞,範圍太大,轇轕紛陳,還真 的不知從何罵起。難得此刻因緣際會,有北大夫子集強國百惡於一身,堪當邪惡專制的圖騰,鬱悶港人怎會不乘勢將對強國之不滿、偏見、蔑視朝他一泄如注,罵個 痛快? 夫子愈桀驁不馴,愈要逞強,就愈能讓港人更加中氣十足,理直氣壯。有時嫌罵夫子不夠,還會專程上網搜索枯腸,專找強國人辱罵港人的留言微博,一於戰線無限 伸延,星火燎原,好讓自家人來個萬眾一心同仇敵愾,罵戰頓時神聖,大家彷彿真的好像為了保守什麼而戰,好像在無力以外得以奮然突破。
先自聲明,筆者同意北大夫子死有餘辜,亦清楚強國人質劣氣粗,港人發火,乃人知常情。
筆者只怕不少人會以為:純粹對罵,就是守護香港﹔口舌得逞,就等於擊退對家,而現實未有絲毫改變,只餘港人不時的躁動。
因 為無力,令我們認定做些什麼,總勝過坐以待斃﹔偏偏大家心裡又不敢想像,香港一旦失去祖國這塊肥缺會慘淡幾許。其心態就跟給土匪首領強行拉回山寨做其壓寨 夫人的閏女,又或給大帥重金贖身的青樓花魁一樣:恨他透頂,卻又捨棄不得或不敢,唯有找著身邊的奴才妹仔打打罵罵,貪其無力發抗之餘,亦算是將對自身的不 滿或不屑投射他人,懲罰自己,結果就是有理無理一輪喝罵,然後隔日又借題發揮,無端怨憤。
若然人人認清自己發泄不過意氣,倒沒什麼好擔心﹔最怕是人人都止於發泄,真的只滿足於發泄時的一時亢奮和發泄後的一時舒坦,以為這樣就是勝利,又或認定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最終激發實質行動不能,倒讓自家熱情泠卻動力消減。志氣自消自絕,對香港絕大後患無窮。
如果人人以一些純鬧情、卻茫無目的或效益的non-action來代替有助推動社會改變的真行動,
如果人人只埋首賣弄聰明標奇異的表態式舉動,而無心嚴正思索大議題大策略,
如果人人都將trival當serious,serious看成naive,
香港想變,香港想靠由港人自發而變,算了吧,機會是零。
原因,是我們不務正業,
又或者其實我們早就認定正業艱難且渺茫,但又不甘引頸就戮,所以好歹都要咆哮掙扎,圖個自我良好的烈士感覺。
想來,其實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