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擱筆封博

既然言盡,也就緣盡。

無他,沒什可言,再說,亦是徒然。之所以徒然,原因有二,一來技窮,二來剖釋再多,都不過繞著一些HUMAN CONDITION兜轉,人,尤其是香港人或中國人,就是這樣,that's it。

封博的另一個重要目的,是自絕對他人認同的迷戀和渴慕,壓抑個人一時的妄自尊大、強充先知的虛妄。可以在理論層面大造文章,不等於可以在技術上達成目標,與其說冷漠源於愚昧,倒不如認清愚昧出於對得失成敗的權衡和計算 - 香港人不是不明白基本邏輯倫理,而是現實只能讓他們以doesn't give a shit 的態度來保護自己,就如不少人宣揚香港人告別中國情懷一樣,香港人,尤其是香港的精英核心,早就以種種行動和後路告別香港,對香港僅留一點只限搖頭的懷舊,而非眷戀。

或許,強要溫室小花移植沙漠,從來都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與其給庸流廢言終日牽著鼻子,動輒悲憤疾書,倒不如一個人斯人獨憔悴,自說自話,一切就在一本僅供個人參閱的日記,不求認同,不充先知,笑言世事,倒也順情適意。

是對是錯,由他,用不著拗過面紅耳熱,為的就是丁屎的面子。沒意思。

就此擱筆,後會有期。

2012年10月14日 星期日

香港仔

我唔係要撐CY,但係CY今日上到位,全因為佢夠"香港",佢既所謂投共賣港,亦係中環菁英之必然,由曾到梁,佢地都係香港仔既典範,而當你發覺香港仔既極致最後竟然係毁掉香港,我覺得要諗下:我地係咪要繼續做一個典型既所謂頭腦快能屈能伸既香港仔。

2012年10月9日 星期二

港人抗爭模式

港人抗爭模式:
嗱,我家陣擺明居馬唔歡喜,咁算點先?
哦,好嘢喎,你真係唔識死架喎,你怕唔怕我揼你?!
嗱,唔好話我唔事先警告你,你再唔順番我條氣,你就知死!
唔,見你頭耷耷唔出聲,知衰喇咩,都話唔好惹我架喇,你劫財啫,嗱,銀包攞去,我己經唔報警架嗱,你仲唔快尐走!

2012年10月7日 星期日

做神唔易

無人係會相信一個唔保佑自己既神。
無人會相信神唔保佑自己。
無人會相信,假設神保佑其他人,佢唔會唔保佑埋自己。
無人信/拜盤古,因為就算真係盤古開天闢地,無人話佢會保佑我。
無人會相信,一個事事都可以保佑我既神,唔會係全能。
所以,問題唔係佢係咪開天闢地,而係神一定要係全能,你先可以放心將所有問題交俾佢,知道佢一定攪得掂﹔佢攪唔掂,駛咩信佢?
全能以外,呢個神又必定要係愛你,你先可以認定自己有份得到保佑﹔而愛你以外,佢又一定要愛埋其他人,因為你唔好意思話佢偏袒你,亦覺得要有個人經歷以外既證據去證明神係有能力保佑你,如你所願。

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咪當我膠…

選舉實牙實齒講票數講議席,想抵制政府,唔係靠發小爺脾氣式的投白票 - 你投白票,對家鐵票不絕,此消彼長,建制樂不可支 - 連絕食五日都無動於衷,佢會理你投白票?既然入得局,就應該喺既有規制下為泛民爭取最大話事權,要政府喺議會痛到入肉而唔係喺選舉時抓痕,先係正路。你話區議會度無人可揀,頂,選舉從來都係選個無咁爛蘋果嫁啦,有尐關鍵時候,縱容個人價值宣泄,換來的助長不擇手段的可以戕害全民。這樣比冷漠更愚昧,因為冷漠的他,至少不會認為自己不投票是天公地道義正辭嚴。

我都唔明,如果人力連"攞阿爺既錢倒阿爺既米"都覺天公地道,點解就放低唔到包袱去想選超級區議會議席,千方百計擴大勢力?
你怪民主黨出賣港人,喂,傾完阿爺唔係自動送十席俾佢地架喎,相反你就現兜兜袋袋,世上有所謂瓜田李下,你既然要標鎊自己高貴貞潔代表人民,唔理你係真係假你都應該老早切割,而唔係講埋尐近似"攞阿爺既錢倒阿爺既米"既言論,錢銀上無氣節,我點信你政治上有氣魄?

有人會認為,政府今次已經作出最大的讓步,行動爭取到最大的勝利。然而,當你面對一個非民選且由極權扶持、一心以共化香港為目的的政府時,手無寸鐵的市民只有兩個結果,就是絕對的勝利和溫水煮蛙式的滅亡。或許國教可能真的是政治任務,但洗腦著實不急於一時,我未必要即刻洗你,但就先要向你灌輸見好就收(所謂"好",對政府而言,未必不好)、曠日無益等自我感覺良好有餘、逢二退一的消極心態。永遠最為人所無奈者,就是難得的動員,都只能換得對家一時的手鬆,強的一方不痛不癢淡定捲土重來,弱的一方反而要顧這顧那左思右想鳴金收兵﹔而更不幸的是,一群為社會衝鋒陷陣的義士,竟然會覺得社會有人認為他們再堅持、再執著是蠢是錯,做出一個不求打大鱷,但求鱷口偷金的決定…或許,有人認為結束是策略使然、進退有道﹔但當你面對擁有絕對優勢的強權時,內心竟抱有一種自知力弱、只盼吋進、跟敵人好來好去以便來日再戰的心態,只道在外面吹噓群眾的全能,真的,餓足近一星期而換來一個執到好過冇的結果,真的,輸了…

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人力要贏 黃x達要輸lol

我敢話,我比任何人更想黃x達真心為民,所以先想佢受選舉嘅磨練成才。他日千錘百煉,他定必是政壇救星,地位可比對家馬丁。現在的他太稚嫩,只有傲氣,沒有謙卑,只有魯莽,沒有心思。前車可鑑,任何盲捧吹噓他的,都在害他,使他升得快跌得快,徒惹恥笑。為了人力,為了香港,真的,人力要贏,香港要贏,黃x達要輸lol

局長,我支持國民教育,如果…



局長聲稱大家不要再執拗國民教育,應該商討如何教、如何避免洗腦,又說國民教育其實蘊釀多年,怪示威及絕食人士不識妥協。
日本侵華,也是蘊釀幾十年。
說我們不識妥協?好,筆者落地還錢,強烈支持國民教育,雷厲風行,大前題是只限六十歲以上人士,一切強迫。
理由很簡單,任何乘小孩茅塞乍開的灌輸,其實都是洗腦,若然政府認定國民教育不是洗腦,又何必執意要學生由細受教?再說,要六十歲以上長者受教,一來是他們飽歷蒼桑、閱歷廣博,自能對國家民族有深刻、獨到的體會﹔二來老民…啊,是國民教育可以組織各類活動,走走看看,讓長者們陶冾性情,亦屬美事。
更重要者,國民教育可以強化比中宣部及黨報更強的人民精兵 – 維園阿伯 – 雖知維園阿伯深明毛主席用兵方略,擅打游擊,忽然論壇咆哮,轉頭政總破口,轉戰千里都未尚喘氣,口沫橫飛,可堪長板橋喝死曹將的張飛,筆者深信國民教育必然能提升阿伯們的知識和士氣,為這些於四九、文革、八九未曾為國捐軀國建設的長者可以為黨為國作終極奉獻,氣走那些黃毛小兒,讓阿伯們得以重拾自信,喜極而終。
所以,局長,我願意妥協,你肯,我們就不再鐵屋吶喊,改到九月九日到票站選票疾填。

2012年9月1日 星期六

投陶君行

看了你在論壇的表現,我深信一個不識在選民前謙卑的人,不會是毓民的同路人。我愛人力,但更愛香港,人性凌駕黨性,所以我投陶君行。毓民多次為身邊人所利用,你未見得令我有很大信心,尤其你自稱朕那刻,亦未免可笑得很,怕你進了議會見了高層,要學足宋帝向遼金自稱叔侄。不要灰心,輸了,你會捲土重來的,反正寫作養活不了誰,你是一生熱血而非一時充血,對嗎?期待你飽經磨練,有日專職為命請命lol

2012年8月24日 星期五

如何投?

點解係向港共政權說不,而非向中共政權說不?
"我們代表人民",何解總有共產黨之影子?
有云:"拋頭顱,灑熱血",熱血的前題,是肯拋頭顱,不是拋浪頭,口舌便給、情急智生、能言善辯、風趣鬼馬,頂多是熱氣,頂多是亢奮。
偏偏在一個郁尐嗌痛的香港,這些姿態竟可跟熱血並論,還迷倒萬千精力旺盛的童男童女追星一樣,實在離奇 - 為什麼我沒聽過有人稱敍利亞反對派好熱血呢?
不過,問題來了:明知議會無效,應否選一個娛樂有餘的知識型小丑入局純粹踩場引起公眾注意輿論注目(但又怕本末倒置),還是相信一路走來的滿志經年,勉強有力回天?難題也。

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想說

看清世界,成不了利益為本,就只得憤世嫉俗。
價值扭曲,人心怠敝,方令一些理應毫無爭論餘地的事情鬧得沸沸揚


揚,與其對世情作無謂的探討或一廂情願的分析,然後如忠臣般死諫
淚求,倒不如出謀獻策,想想如何奪權。因為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勢。只求一時公道不謀長久正路,等同自慰。

社會以寬容眼光看待港女攬洋男,全因對女性格外開恩,暗裡承認女

性始終弱勢﹔邁克說得對:所謂女權主義者,由始至終都是針對男性
來追,變相認定男性高在上。
道理顯淺不過,沒什深奧。

你估圖書館開通宵,有無誠品咁墟陷呢可?

因為自悲,所以無時無刻都要光榮,一旦光環熄滅,就怪當年盲捧的

所謂英雄丟人現眼,怪他有辱自己根本未曾爭取過的"尊嚴"。那邊
廂,中國人將脆弱的尊嚴押在本來勝敗常事的運動上﹔那邊廂,李旺陽之死,不及劉翔跌欄更有辱國體。

做人,真係唔好嘥時間乾著急,乾等,乾怨同乾怒。


2012年8月7日 星期二

民族意識

愛,黨國不分﹔恨,也是黨國不分。

很多人,把對政權之厭惡轉移運動員身上,將運動員單純看成政權炫耀的棋子。
沒錯,中國運動員國家栽培,亦著實為政權所利用,然而哪怕是為生計,運動員對成績的追求和付出,也是不可抹殺的。奪獎與否,都該認同。

體育競賽,技有高低,我只知技高一籌的就是強,理不了中國不中國。中國人贏,我開心﹔中國人輸,用不著吃急敗壞,更未想過倖災樂禍,樂見對方失敗丟面興奮莫名,跟對方盲將勝利當成榮譽,其實同出一轍 - 你把勝利看得太重了。

要忤道政權,有很多途徑,只要你肯跟政權瞓身一搏不消極不謀後路,誰擋得了你。在尚餘言論自由的香港賣弄聰明或口誅筆伐,真的沒什麼好威威 - 在fb見得太多神乎其技的自慰,著實無奈。

有人為自己無心國家情懷、不為民族感情失智而自豪,自以為思維先人一步﹔國家民族這些人為標籤之所以恒久不衰,全因它們發乎人性,附合人性。在一個無法避免以民族、國家分界的世界強求大同,跟當年共產主義者妄想追求地上天國,是一場綺夢。尤其當民族、國家形態凝聚人力物力,成為國家間此消彼長的動力時,不問國家民族,還不是等同於跟新民妄談接納寬容:你以為自己傲視同儕普度眾生,最後不過給人狂抽後腳。

國家/民族意識,是人類之必然, 要論功過,就要歸究有人以國家/民族凌駕個人,國家為名私利為實,強要個人無限犠牲,強要個人服膺群眾,不問對錯,扭曲良知。我總覺得,能夠將國家/民族意識 - 請留意,不是天下唯我的"主義" -導向正途,讓民族樂於、敢於為自身的優點加以彰顯、發揚及培養,亦坦承反省自身獨有或固有的不足,"無論我有百般對,或者千般錯,全成去承受結果…" "我仍然能夠,講一聲,我係我",一個民族能夠如此看待自己,這種民族意識,多多益善。

2012年7月19日 星期四

熱血不過口號 抗爭不過切磋

今時今日熱血有誰,看不到,所謂熱血,不過興奮,一種稚嫩的亢奮。

真心熱血,真心想變天,就要讓人人紀念了逾廿年的事情在香港重演,令全民對話事人徹底絕望,或移民,或反抗,藉恐慌dislodge沉澱逾百年的被殖民馴性。

間中給對家一記耳光一跣蕉皮,娛人娛己有餘,局面還不是和稀泥無限膠著,日復一日的xx而死。

政治不是暑期活動,有理想卻怕死就請先考慮周詳。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勢,群眾短視眼淺,要盼望不要理論,攪政治實不用太多理性,更不用費神說教。群眾只能受誘惑,難以受感召,與其奢求萬人空巷,倒不如專心挑動人類潛藏心底的恐懼,藉人為慘劇及事端徹底將其妖魔化,一旦時來運轉,生米煮成熟飯,茫然群眾或跟隊或盤算利弊,自然低頭跟隨。

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

如何摧毁國民教育

只要將國民教育納入文憑試的必考或"水泡"科目並鼓勵死記硬背,就能徹底摧毁之。
淪為會考時代的聖經科、佛學科等雞肋科目。

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

太多…半截英雄

迷信"啟廸"人心,是不理性﹔"鼓惑"人心、"煽動"人心、"激發"人心,不論定義如何,是世道昏暗下的唯一理性方式。
萬字洋洋,卻節節敗退,究其因,是太多所謂知識份子及文字人昧於暢論天下、普度眾生,卻忘了世人冷漠多於愚笨,而非你別有能耐洞若觀火。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勢,這裡有太多弱軟無力的分析,偏偏沒誰能鼓動人心,還要捧打出頭鳥,寧願人人沉淪字慰,枉作士大夫之痛心疾首,卻不許有人捭闔縱橫,黃袍加身。
英雄主義沒有錯,最怕英雄自己忘記出處,羽翼未成卻以為傲視眾生,盲從當簇擁,大事未成便自爆喪身。
不過,在香港,太多半截英雄。

2012年6月7日 星期四

李旺陽

我信六四解放軍無殺死一個人,係尐示威者自己衝埋尐子彈到且不幸撞正要害又不幸失救致死。

2012年6月2日 星期六

六十四個不平反六四的理由(未完)


(事成後,例必有人批此文枉費周章,一句就夠…中國人,就是這個樣子…)

1.           要求平反六四,是簡接繼承認暴政,無異於你終日被丈夫施暴,卻可以為他的一句"Honey"而繼續受辱,甚至送上親生女受苦
2.           要求平反六四,就是給自己找個擁護或縱容現狀權長治的理由
3.           奢求平反六四,令群眾對政權猶抱虛構祈望,窒礙民主運動
4.           平反六四,給極權一個洗底的可能
5.           六四在人民心中,歷史公論自有,不用來政權/元兇來定調
6.           紀念六四,不是求平反,而是要付諸行動、成全理念
7.           要求平反,是對極權妥協
8.           當政者最怕秋後算帳,只有政權更替,方有所謂平反的一天﹔偏偏有人奢望如日中天的現政權蠢得洗心革面
9.           強權之所以能強,全因企硬,事事來硬,死不悔過﹔明白一旦妥協群眾,百姓就會亦步亦趨,讓步無日無之,最後把政權拉倒。想政權在六四讓步,妙想天開
10.       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勢,平反與否,人人少理﹔與其奢求平反六四,倒不如直接爭取當年八九民運一直追求的信念和真理
11.       要求平反,是向強權猥自枉屈卑躬屈膝,千年民卑官高的蟻民心態及士大夫勸君之心表露無遺
12.       強權敗亡,方得昭雪
13.       求平反,皆因執著千古之名﹔恐怕逝者泉下有知,求的是真正為萬世開太平,而非虛名
14.       歷史證實,平反不等於懺悔,不等於改過,不等於撥亂反正。平反頂多不過權宜,要求平反,就是承認自己力弱
15.       權在人手,求什麼 平反”?
16.       與其平反,不如重演六四
17.       鼓勵維港兩岸每逢六四關燈悼念,場面震撼,影響最深,勝過每年跑單比數字,任人胡混
18.       平反平反,不平則反,不平但不反,為啥?
19.       六四,其實一直重演,趙連海、艾未未、劉曉波、陳光誠,他們的每一個遭遇,都是一小場六四的重演,這邊廂求為過去平反,那邊廂六四繼續在千萬人身上日復重演,何必?
20.       平反六四,長遠而言,只會愈求愈無力
21.       六四本來就不是什麼暴亂,平來為何?
22.       要求平反,就是間接承認強權有為六四定調的權威,承認這個定調著實存在﹔沒有你承認阿爺有權定調兼確實定調,何來什麼平反
23.       承認六四有平反需要,本身就是對八九民運的一大侮辱
24.       八九民運之不幸,在於當年學生對政權猶有一絲期盼,至死方休﹔今日求強權平反,何嘗不是重演當年學生的錯誤?
25.       只有制裁不了兇徒,才會去求平反,求對方好歹承認有錯,但求自己安心、釋懷…
26.       一旦政權肯假意平反,就會有人蠢得以為平反已是極權的一大進步,好應該假以時日,給政權自我完善的機會…媽的,文革都過了不知多少年頭…
27.       平反六四之價值,大前提是裡應外合,政權裡有當權者挾民情推波助瀾,偏偏在外人人善忘,恐怕只有六四重演方有千層巨浪﹔而體制內就更四野無人蛇鼠一窩…
28.       觀乎今日大勢,只有重演六四,方有所謂 平反六四
29.       與其奢望大陸重演六四,倒不如在香港重演六四,一個有如台灣二二八,屬於香港人的六四
30.       平反六四乃求強權再定調,與八九民運自由民主理念相違背
31.       平反六四聲浪寥寥,全因群眾猶信強權方能震懾四方,維穩維統一,除了大一統和天下大亂,中國人思維容不了、亦不信任何可能
32.       亂世要苟存性命,盛命更要發財運把癮,再說香港人從能善鑽營能屈能伸,要認真 平反六四,就只能有你無我有所捨棄,後路多多的香港人,頂多口喊平反
33.       平反六四,已經淪為等待耶穌回歸天國再臨式期盼,任人求求求想想想,大勢能更,唯有甘心去等
34.       向強權求公道,是對公的侮辱
35.       六四,是屬於全世界、全人類的歷史大事,與其求小數人的屈服,倒不如將它昇華為一如HOLOCAUST慘痛記憶
36.       要求,就求聯合國譴責,又或一如對否定奧圖帝國殘殺阿美利亞人之人士予以刑事責任,以非求強權平反﹔法輪功可以舖天蓋地,平反六四者為何不能?
37.       要平反六四,首先要分清黨國不一,此時此刻,反黨就是愛國﹔偏偏求一個該反、要反的黨去將一件在黨人眼裡只屬反黨的行為視為愛國,本身就是黨國不分
38.       將一件民族大事交由一時之政權去定調,本身就是黨國不分
39.       鎮壓,就是殺人,殺人,不是求平反,而是求緝兇、求昭雪、求正法,現在雙方純粹和稀泥,唯一爭取的就是等待當年元兇一一撒手塵寰,算什麼平反?
40.       可曾有人聽過要將李鵬緝捕歸案?只求平反但不求正法,這是什麼樣的平反?
41.       愈喊平反六四,愈造就反對平反或模稜兩可者藉詞上位
42.       政權愈容許你口喊平反六四,怨氣愈難累積
43.       自由只限集會及言論,其實不過溫水煮蛙
44.       只求平反六四,無異於普選僅望循序漸進
45.       平反八九民運跟結束一黨專政,等於求黨自裁,兩者矛盾
46.       平反不平反,根本多餘,最重要是要公眾明白八九民運並非一場誤會或階級矛盾,而是名副其實一場愛國民主運動,反腐敗反專制,是公義跟專制對恃
47.       今日經濟繁榮,是強權挾全民飲鴆止渴,無關鎮壓八九民運,八九民運不是一顆要及早切除的腫瘤,而是殘軀在絕地反擊
48.       當日對恃,是政權為私利私慾,逼得無知官民被逼生死相搏
49.       今日政權是鎮壓八九後的既得利益者
50.       中國不能亂的結果,就是國魂徹底敗亡
51.       當平反六四淪為口號或止於口號…
52.        








2012年5月14日 星期一

雜思

身邊唔少人消極不抵抗,但又睇唔過眼有人負隅頑抗。無他,因為抗
爭者愈是頑固,就愈令消極派無地自容。可以說,消極派曾幾何時都一腔熱血,偏偏時世所迫,自覺不得不退;然而一旦故友頑強如常且愈戰愈強,他們就得審視自己當日的退守是有迫不得已,還是個人軟弱。誅心點說:他想故友成功,但更想故友失敗,他們失敗,好讓他們的妥協頓時理所當然。他們寧願仝人集體無力,也怕有突破的可能
 
要戰勝愚昧,先要去了解愚昧何來。必要時要裝得比愚人更愚取悅愚
民,方再談啟廸民智。
 
立法會係唔使講效率,何況會上本來就係議事,愈議得耐先至愈值回
票價。之前個別議員開會唔夠兩個字被趕,你話佢浪費公帑,而家佢講足三日三夜,你又話浪費公帑?比起嗰尐大腦麻痺嘅舉手機器,邊個更浪費公帑?想講效率,無須審判即時處決罪名其他就最有效率啦pk!
 
太多人,自覺猥自枉屈是正常,別人身先士卒就居心叵測。從政者向
人民撈政治本錢,天經地義,勝過靠極權黃袍加身。
 
口水交我地場場大勝,但對家勢力偏偏如日中天,有無人諗過點解?
 
我愈黎愈肯定影音使團係撒旦轉世無間道。
 
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何嘗不是馬列共產的二次創作?
 
 愛,不用低調,亦低調不了。因為幸福會經您的一顰一笑、你的舉手投足,你的肚腩,將您出賣。昨天夠膽追您,何以今天卻不敢承認您是我的最愛?
怕人笑怕閒言閒話?Jesus,閒言來自閒人,又不是什麼明星名人,用不著故作瀟灑。若想保存私人空間,最能保護私隱的方法,就是讓所有人當你透明,不屑一顧﹔偏偏愛到濃時,你跟她,照理當正世界透明,上天下地,doesn't give a damn。
 
分析既定事實,易過出謀獻策;出謀獻策,易過身體力行,是故眼下
天下文章如是,平賺虛榮,長嗟短嘆

既要一個可以任我鬧嘅人,又要一個亂鬧我嘅Simsimi? 嘩,人真係變態…
 
我諗係得香港人會選擇一種自己最舒服嘅方法黎抗爭。但係咁樣仲算
唔算係抗爭?
 
既然認定某節目愚不可及,何必要舖天蓋地專文論述,不斷聚焦觀眾
注意?文化人抽水為上,急於權充摩西啟廸民智,卻不願接受大部份人對自己的言論根本不屑一顧,自己簡接為愚民根源造勢吹捧。一句到尾,為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虛榮,為爬格子一個幾毫的生計而已。

反拉布,就係反六四

想深一層,八九六四,其實亦是一場拉布,以身犯險,赤手空拳地跟極權鬥個天長地久。
拉布,是為了突顯制度打壓、建制粗卑,兼引起公眾對議題的討論和關注,跟當年六四無異。
當真要撈政治本錢,何不投爺?
政治人物要撈政治本錢,不是天經地義麼?
向七百萬人爭取支持,不是勝過任小圈子操控擺佈?
下下講效率,又何必要去爭取普選?何不上表要求特首直接中央委任?
群眾不悅拉布,自有選票慇懲之,怕什麼?

2012年4月24日 星期二

二次謎思

有人肯二次創作我嘅作品,一黎榮幸,二黎免費宣傳,三黎反映作品
普及,何來損失?最唔應該支持惡法嘅,應該係嗰尐版權持有人。

2012年4月17日 星期二

有簡冇我

近日文字繁簡之爭,戰鼓瀰漫簡。




先自聲明,筆者懶得對號入座,不會認定用簡體字者必然歧視自己:就如我不認為商場將男廁設於二樓就是歧視男性,亦會暗地欣賞茶餐廳的電視播放英文節目。筆者亦同時深信任何使用中文的場合都得一律正統中文,不單反對簡體字標示,更對無端將書面語以口語入文嗤之以鼻。



反對簡體字,是反抗極權,是對其背後一切不容包容、不能包容的罪惡不予包容。須知簡體字絕非普通文字:它跟共黨八股一樣,乃政權之洗腦工具。簡體字乃極權獨步發明,見簡體字如見中共,時刻提醒你當家是誰。當簡體字漸漸成為日常生活的必然,就等同於全民逐步潛移默化地接受中共當權的必然與自然。你可以故作開明稱簡體字不過文字,但我肯定一直懷疑香港歸心的政權一定珍而重之,樂見你的包容成就其洗腦大業。



繁體字,是中華民族五千年千錘百煉的文化瑰寶,它不僅屬於這一代不屑子孫,更是全球共有的世界文化遺產。極權為私利為愚民摧殘優秀文化在前,枉談包容,就是助紂為虐。



反對簡體字的另一目的,就是抗拒劣質文化。包容,不等於無高低之分。要筆者縱容劣幣氾濫之餘還要見證劣幣驅逐幣,筆者寧願不包容。那些包容義士,這邊廂包容不能及不容包容之事,縱容劣質,那邊廂對不容劣質的一群不包容,這是什麼玩意? 一句到尾,包容,除了為自我感覺良好,還有啥?不問是非對錯而胡亂包容,不過是個別救世心態上腦的人者,總愛找著別人來枉自施恩,給自己臉上貼金之餘,亦無端為極權開路。



要香港獨善其身,既是守護公民社會的優秀體系和價值,也是保護所餘無幾的中華文化,人人識講愛國不等於愛黨,今日有人要求自絕於極權,就是對要中華五千年有所交待,有所承擔,而不是跟著那個一個必然曇花的“國”來繼續自殘。一個不過六十餘年的國,和一個悠悠五千年的族,兩者只能其一,別無選擇。

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戴頭盔、簡體字、知識份子、人生教練

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權勢。權未有而埋頭口舌之爭,不過自慰。
要奪權,外攻不如內破,做李登輝。偏偏人人既要威,又要戴頭盔。

簡體字,絕非普通文字,它跟共黨八股一樣,是政權的洗腦工具。簡
體字是中共獨有的發明,見簡體字如見中共,當簡體字漸漸成為日常生活的必然,就等同於全民逐步潛移默化中共當權的必然與自然,提醒你誰在當家。你可以故作開明稱簡體字不過文字,但我肯定政權一定珍而重之。我無心愛國主義,但如果甘為一時之權宜和利益而強拆自己民族千錘百煉的優秀文明 (btw, 繁體字是全人類共有的文化資產),這是什麼屁的愛國?
 
有學識,沒什麼值得炫耀。先不說何謂有或無,大部份人的學識,都
是拾人牙慧,坐享其成。所謂偉論,頂多一時娛人娛己的witticism, 夠換fb status,只此而已。偏偏很多有識之士,卻身陷積儲知識及炫耀知識的虛妄。高高在上,說穿了,還不是渴求羣眾的垂注及仰望,所以,知識份子,尤其是這裡若干夜郎自大的一小群爬格子,最可笑不自量。
 
 Thomas Sowell說得不錯:知識份子最愛出謀獻策,但又不願負責。太
多所謂點子,都不過是一廂情願,有時更是將點子當面子,埋首意氣之爭,實行將尊嚴凌駕尊重,自抬身價。社會愈重知識,反而愈令知識成為虛榮的憑藉。不難見有人以精於某一賺錢的謀生技能而無限自滿,卻對知識的追求嗤之以鼻;明事理,竟不及明原理;不是將知識等同技能,就是用知識來黃袍加身,睥睨眾生。
 
自稱人生教練,需要一種超現實的自信,以及一種將人生收窄為只限
求偶的價值觀。不過實在不用怪當事人,單看fb,何嘗不是充斥著種種睥睨眾生的罐頭道理?更可笑的,是有人會在fb預告自己將會專文論述,各位記得留意: 佢真係以為人人翹首以待,為他的談風弄月所傾倒。他們跟教練,九十步笑一百步。

2012年4月12日 星期四

嘈夠未

我唔會覺得一樓無男廁,要走到二樓先有,茶餐廳開英文台播英文字幕就係"歧視"我 - 我最多行多步,或者叫待應轉台(我甚至會暗地欣賞伙計們有學識睇Pearl)。另一方面,喺用中文嘅場合用正統中文,天經地義,我唔單止反對告示用殘體字,甚至將書面語改成口語啊喂咩,我都反對。就係咁簡單。

2012年4月2日 星期一

什麼才是真強勢?

說遊行是港人的一種生活方式,全因大家明白政權的愚昧跟欺壓,日復一日。


任他黃袍加身,他,根本就是強加於港人身上,即使在民調中聲望日隆,亦未見得當真萬民敬仰 – 既然明知阿爺屬意兼摧谷,除了愛你還能愛誰?

有人說,香港政府威望掃盡,是時候來個強勢領導,真正強政厲治 – 香港領導人要強勢,應該是得勢自七百萬人香港人的認同,而不是北京的貼金﹔香港人要守護有別大陸的價值和制度,不是靠一個喝著爺奶的兒皇帝狐假虎威。兩種強勢,前者是建基於尊重民意、體察民情、向人民負責,後者是向權力訕民賣直、唾面自乾,慷港人之概,為一國昏亂之大局而犧牲點點文明公義。觀諸現代社會,強勢,從來都是由下而上,而非封建時代的由上而下。有人想真正強勢,好,上任後立即主動向爺提出廿三條全民公投,敢向全民承諾真普選 “齊心”事成包在我身上,肯為未能上大陸的泛民議員爭取回鄉證,這樣就是真強勢。

只敢動輒對手無寸鐵的一群出動解放軍恃強凌弱,是對背後強權的訶諛奉承,對人民力量的懼縮怯懦,是內強中乾,是弱之極致。

2012年3月27日 星期二

什麼貨色的抗爭

還記得反高鐵時那個舉著"已經有流血準備"紙牌的少年嗎?
不知他現在捨得準備好了嗎?
 他,就是大多從事抗爭的人的縮影。
我們就是沒一個肯做及能作李登輝的人,不肯忍辱負重,目標為本,
只有忽然極端的亢奮
和竭斯底里的悲鳴。
太多事後孔明,
太多紙上談兵,
太多有勇無謀,
太多嘩眾取寵,
太多激情氾濫,
太多自詡眾人皆醉,
太多充幽默只抽水,
就像給一隻宰了頭的雞,死前東奔西跑

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攪清尐尐嘢

老實講,喺一對一既情況下,投票,從來都係為左剷走自己唔鍾意嗰個。
要表態,無必要等到此時此刻,現實係你唔打破門牙和血吞咁投唐,就死緊。呢個係現實,執意表態而妄顧大局,係自私,更是自慰。
 
有機會表態時就不表,不容純粹表態時就執意表態妄顧結果,為什麼?
 
做甲,有人會話阿爺有乙解讀﹔做乙,又有人怕阿爺會有丙解讀。問題係,如果我地真係叠馬,駛咩理阿爺點解讀?我地係夠惡既,就咩都係我地黎解讀。我地同阿爺解讀若然一致,咁先得人驚。
 
大喊香港已死容咩易?最弊係全民未曾諗過或試過施救,這邊廂一心
喊死等死,那邊廂搏有神蹟打救否極泰來。而家悲憤又點?想證明自己有先見之明篤定香港死路?
 
小圈子選舉,讓很多人過足推理揣摩攪笑宣泄癮,可以自覺精明,眾人皆醉。
 
想官逼民反,撐梁﹔想踩爺台,撐唐。
講到尾,社運是興是衰,還看群眾﹔若然三分鐘熱度又無心獻身砌下便逃,寧要蠢人,莫要奸人。
 
抽水,全因無力;抽得再中,除了瞬間沾沾自喜跟打小人式的阿q亢奮,還剩什麼?有什麼好讚?香港的死穴之一,就是太多醒目仔。只要捉中心理,醒目仔,永遠最易受人玩弄操控,因為他們精於自圓其說,不但自動自覺為權力開路,還會為一點點垂注而樂不可支,以為上位在望。只要讚他醒,只要給他一個盼望,再來小小甜頭,就夠。
 
我覺得那些自詡或樂於被稱為文化人或知識份子的人,很低能,因為在現代社會,有知識,有文化,好基本,不值得自吹自擂,更不用沾沾自喜。有知識,未必等於有良知﹔有文化,不等於不腐化。正正是因學富五車而自戀太過,妄想自己睥睨眾生,造就了許多自欺欺人或自圓其說的謊話。

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撐唐

這個時勢,需要一個怯於傳媒、容易為民意左右的領袖。壞制度落在
蠢人之手,頂多任其發臭﹔壞制度落在奸人之手,任其偷雞鑽營玩弄鼓掌,任其以公利為名謀私利為實, 任其自以為英明蓋世自把自為,反而遺害驚人。
請不要再迷信選賢與能,不要投表態有餘後果堪虞的白票,兩害取其輕,請支持唐唐。

2012年3月16日 星期五

無奈地,唐唐,我有小小鍾意佢...

反正選舉一場鬧劇,當然要支持最過癮的那個:先讚唐爺膽識過人,爆料頻頻,明副其實盲拳打死師傅,再加他不時的言語錯失,不是拉布訧是語塞,重點將到就例必鐘響。

選可愛還是選陰濕,心裡有數。

觀乎整場辯論,可以概括如下:

梁:我最完美。
唐:人無完美。
何:我小你兩個X味!

既然志在食花生,政綱好壞細節如何具體怎樣,倒是小事,反正官商共生密不可分,沒什麼寄望可言。政治,本來嚴肅,偏偏台上滑稽台下喊咪,政治娛樂化或低俗化,無可避免。

政治娛樂化的禍害之一,就是令本來無力感已重的群眾更加不肖政治、無心政治。竊笑的結果,就是令人人但求過把癮便算,攪笑抽水無妨,真正投身政治?

"唔係嘩,咁on 9?你睇下嗰班友仔…"

久而久之,難保大把份人以為嘲諷政治就是參與政治,可以揭一時聲勢,卻推不了固有體制。

美國comedian Jon Stewart在BBC節目"Frost on Satire"說到:

"The main purpose of satire is catharsis.... The main difference between a satirist and a demagogue is...we don't have the confidence to take the next step... we just sit back and say 'everything is wrong...' so what can we do? 'I don't know..."

嘲諷,到頭來也是為了賣弄機智,志在宣泄,反正目標大得不得了易得不得了,隨便都十萬八千個讚,萬人敬仰的虛榮,或真或假,也挺過癮。

香 港的死症,就是太多我們這類賣弄機智但又智慧寥寥的醒目仔,抽水百倍勇猛,投身就左右言他。愈是高學歷,就愈精於自圓其說,為自己的怯懦諸多推搪合理化。 我們笑從政的質素低下,但又會覺得自己醒到唔會做從政呢尐蠢事 - 並非關乎有沒有普選,而是就算民主降生,香港人不見得樂意挺身 - 因為我們要搵食,搵到食了又不知飽,飽死了還要死撐,休息一下再拚老命,很多人都不敢金、不願、未想過要為自己的社會承擔,只專心為個人的出路籌謀。我們 寧願絕處逢生,都未想過團結一致另闢天地。

抽水,讓群眾可以宣泄,怨氣無從積壓,反抗之心自然淡,有利強權﹔
抽水,讓創作人可以自我感覺大好,打小人式阿Q精神大發,一方面自覺凌駕眾生,同時又能完全抽身,彌補空虛和無力。

所以,特選愈看得愈過癮,人其實就愈無奈,因為台上正上演一齣你不屑演,但自己又不能不同時參演的鬧劇。你,也是鬧劇裡的一角。你笑人家是扯線公仔,卻忘了自己不自覺地跟著他們的步伐,翩翩起舞。

醒目仔,多一個唔多

抽水,全因無力;抽得再中,除了瞬間沾沾自喜跟打小人式的阿q亢
奮,還剩什麼?有什麼好讚?香港的死穴之一,就是太多醒目仔。只要捉中心理,醒目仔,永遠最易受人玩弄操控,因為他們精於自圓其說,不但自動自覺為權力開路,還會為一點點垂注而樂不可支,以為上位在望。只要讚他醒,只要給他一個盼望,再來小小甜頭,就夠。

2012年2月23日 星期四

人生三大戒

做人最無奈既,就係妄想同一尐道理吹佢唔脹既人講道理,奢望向對你從來不屑一顧既人求認同,同理以為可以跟一個無心於你死活悲喜既人攞公道。

千祈咪做上述傻事。

2012年2月21日 星期二

死亡習作


 
一個乘熱門墮馬偷雞,對市民忽然義不容辭的小婦人,沒什麼好瞄頭。
一個只顧建制派內部大和解,卻緩和不了中港矛盾,甚至有可能促成政黨政治賣港昇華,更加證明了所謂選舉真的圍內猜兩板,建制自彈自唱自斟自飲,七百萬人再著急再批評,都無關痛癢。
一個私德缺失,公事欺騙的所謂黑馬,明明千夫所指,都仍得逾三百個既得利益者的忠實支持死命護駕,無視民情,只道爺意,他日要連本帶利報恩還債,來日寡民境況之無奈,不難預料。
一個處心積累覬覦大寶,空頭支票大開,明明身居要職,有份促成往日慘局卻來置身事外,大喊重新出發,誠意、能力,惹人懷疑。
一場選舉,八方混戰,人選再多,吵鬧再烈,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無論誰人登位,都是兒皇帝,都得繼續為所謂國家大局奉上港人的利益,迫港人就範。就連參選與否都要先顧風向,看人眼色方敢挺身而出捨我其誰,誰敢信他/她以後敢向中央據理力爭?權出北方,自然籠絡權貴,自然要死守建制,就註定要送香港上絕路。所以,支持誰,接受誰,寄望誰,都是絕望,都是無力,都是猥自枉屈,任台上每一人侃侃而談,都是在侮辱港人的智慧,都是將港人當作牲奴驅趕。
所謂熱鬧,都不過是香港的一闕輓歌在驟然響起,或四面楚歌,或十面埋伏,以為自己食花生看好戲,其實是在拍攝死亡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