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一念天地 - 我看天與地

晚飯,聽見傳菜姐姐批評劇集"天與地"。

 

"套戲好鬼悶,家明死左十幾年,佘詩曼仲鐘意佢,你話係唔係白痴…"

我當場有捍衛"天與地"的衝動。

劇集,只有好壞之分,沒什麼高檔低檔。劇集再煽情婆媽,只要它著實能夠牽動觀眾情緒惹人追看,就算得上是恰如其分,是一套好劇。畢竟看劇又不是思考人生,有啟發是bonus,娛樂大眾才是核心。真的想啟廸智慧,不如看書。

天 與地之引人入勝,在於細膩!演員演繹之細膩,交待劇情時或潑墨或留白之細膩,帶出人性幾許掙扎,很多時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劇中主角們人食人,迫不得已 ﹔倖存了,卻生不如死﹔活著了,一切迫不得已﹔看似解脫了,到頭來其實已經走火入魔,無可挽回。若干報導指編劇將家明比喻為不少人的幾許理想:理想一旦為 現實所吞噬,局中人就從此喪失自己,痛不欲生。作為現代人,生活營役,制度食人,理想確實往往不是單純你想。然而現實再殘酷,就以港人為例,未見得正面對 著鼓佬、angus 和ronnie 在雪山生死一刻的困局。環境,其實不曾嚴竣至要我們切腹理想,只是大多數人根本從來理想欠奉,又或計算太過,不願貿然為理想放棄在手的一鳥,先自棄兵曳 甲,再諉過社會逼迫,迫不得已。

一個真正熱衷理想的人,會無視得失,奮不顧身﹔若然猜度太多計算太多,在意理想可以為他帶 來什麼物質或虛榮,他不過是碰巧找著一個自己有能力追求或成功機會較大的"目標",一個隨時並非獨一或唯一的"目"標,以求最終一逞或一償私慾而已。逞私 慾而又能造福別人,當然最好,問題是當事人總以個人得失作為是否繼續的大前提,利誘一旦欠奉,就難有接續,更不要提為了什麼。現實確實有摧毁理想的本事, 但不等於可以任人推諉,掩飾個人對理想的錯誤態度。

所以,"天與地"內描述說理想幻滅以致吞滅人性,在現實世界正好相反: 人性,其實老早有意無意地鯨吞理想,繼而一啖又一啖輕嚼再反芻,最後沒剩多少渣滓,只剩口腔內一抹勿勿餘沒的餘味,僅供單純的回味。沒誰逼誰吃,是有人自 己放入口,有的覺得很酸,很快吐了出來,有的把它主動嚼掉,雲散煙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