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

雜談

我地已經唔信,或者唔想信無綫有可能拍出好劇集。電視本來就係大眾傳播媒介,廣告大晒,唔使奢求佢以文載道;賣埠大晒,所以亦只能流水作業。無必要見到尐師奶劇就指住黎笑,睇到尐有舖排有心思既劇就當堂變成師奶問點解咁難明。已經唔使勞煩大腦,唔通連些少耐性都無?
那些孫兒就是不明白:留一個針砭時弊、痛陳政局的電台名嘴,壞不了大事之餘,更能繼續擦亮阿爺尊重言論自由的面具。有人藉大氣電波給市民大眾出氣,公眾氣消了,感覺良好了,也就沒氣造什麼反,依舊營役。無奈,乖孫就是龜孫,前世就是欠了爺,倒米來的。
立 法 會 否 決 捍 衞 新 聞 自 由 的 動 議 。
要動議,已夠荒謬﹔再否決,荒謬乘n倍,這幕可謂香港歷史的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