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2日 星期六

寫給你的(12)

抗爭,就像卡謬筆下的弗弗西斯,石頭推上斜坡沒多久,又滑下來,得再推,再滑,重重覆覆,看似徒勞無功。
然而,假如你放眼長遠,將自己的行為看成是一種示範,未想過一蹴即及,意義可就深遠。
任何社會公義的抗爭,達標固要首要,但更重要的是改變人心,一次戰役之勝利,不代表當權者從此裹足不前。要令抗爭得以長久,得以在零和遊戲中力保不失,抗爭者要不斷重覆尋找、宣揚、爭取相關議題,需要重覆又重覆地表態、申述,以引起群眾的關注,好奇到一個境地而問:
"嘩,你班友仔,做咩咁無謂野都肯做?"
面 對強權壟斷權力、資源、體制,面對群眾對現實往往若無睹,對理念的尊崇,對群眾良知的終極信任,是推動抗爭持續的動力,唯有靠鬥長命,靠不折不撓,靠連身 邊人都不禁好奇自己何以全心投身,將視線轉到相關的議題上,就是抗爭者的責任。社會要變,民心要變,始終寄望群眾,成敗難料﹔唯有個人抗爭孜孜不倦,樂於 默默地以生命影響生命,一個傳一個,以轉移群眾視線為首任,辦得到,有noise,持續有noise,聲音再細,亦已夠。
爭到一炷香,也就夠成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