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5日 星期六

寫給你的(9)

你問我:你咩新鮮蘿蔔皮,學人攪抗爭?
坦白說,筆者不過寫寫良心文章而已,不敢說幹過什麼大事。見義勇為,本來就是生而為人的份內事,不值得大吹大擂,說不上什麼新鮮蘿蔔皮。
不過筆者好奇:如果我不是新鮮蘿蔔皮,請問今天位居廟堂,未獲民授的所謂高官,又是什麼皮?
那些皮,再虛偽,都要承認自己要服務市民,聽取民意,如果我不是什麼新鮮蘿蔔皮,他們算什麼?
沒錯,單打獨鬥,我有心無力,因為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時勢,但我從來沒氣餒 - 抗爭,不過是聽從良知的呼喚,是率性而為,我重視過程,亦重視為未來點點累積。人在香港,空有教育卻隱善揚惡,枉有品味卻無良知勇氣,手持自由卻自我閹割,真的很陰騭,辜負先賢。
你以為不問世事就能獨善其身,偏偏政權就是對你無所忌憚地侵吞,旁若無人,你的所謂"識撈"或鑽營,不過是任極權迫虎跳牆的逃避反應﹔你以為自己游刃有餘,其實不過是被迫左閃右避﹔你以為自己很快逃出生天,其實死期不遠。
一 語貫之,抗爭反權,在情在理,皆屬必然,熱衷程度有高有低,現實卻容不你完全不聞不問,不要求你一起首就拋頭顱灑熱血,但至少也得敢就世情民生義正辭嚴, 今日的政治,已非主義之爭,而是公義與極權、未來與現在、尊嚴與奴役的對壘,自稱政治冷感,即是良知泠感。猶記得,良知冷感,就是佛山女童悅悅為車所輾, 間接令其一命嗚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