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日 星期四

寫給你的(7)

香港就是這樣,人人相信自己,就正常不過﹔但要他信任群眾,就撒手擰頭。











再多獅子山下,但塗脂不了香港人獨善其身的現實,怪就怪香港太精明,太識鑽營,再多的壓迫,都不至於要令香港人以身相搏。任個人理想如何,大部份香港人的所謂理想,都不過是為商業社會及物質生活所催化及定型,活著,其實就是大多數人生存的目的。生存為了活著,沒有什麼比這更Nihilistic。

故此,當你嘗試或有意追求個人、甚至一代以外的志業,身邊人難免狐疑,甚至蔑視,認定你異類之餘,更是怪你何解不甘於跟我們一樣,何以不設實際,何以對未來有夢想,對社會有盼望。然而,倘若實際不過是自私、短視、渾噩,就註定局中人永遠只能成為鬧市裡的一粒微塵,飄零無垠。

當他怪責社會無人關心自己,怪城市人際關係功利單簿隔絕之時,不妨先撫心自問,先行自絕於世、冷待眾世,除了自己,還有誰。

從俗,也可以是孤獨。若然殊途不過同歸,與其行屍般孤獨,何不獻身追尋自己認同的理念,以步步改變人心為志,成就公平公義?抗爭,有時萬人空巷,更多時候是孤身作戰,一如走在街上賣旗的義工,一個就是一個,一蚊就是一蚊,沒什麼驚天動地,只有對機構理念的認同和支持。就算行人刻意迴避,甚至惡言相向,你亦未見得會心懷怨恨,全因有心人,始終多的是。

從古都今,香港一直被塑造成一個單純商業都會,人人都是過客。什麼樣的生境,就有什麼樣的人,對香港人的冷感或愚昧,其實不用太忿恨。港人公民意識之醒覺和伸張,數來不過十多年,若然有心播種,亦沒必要幻想遍地立刻開花。抗爭,始於一個人,亦是靠著人對人、小撮對小撮的互動,得以如漣漪般向外彌散。不論處身任何時代、文化或社會,抗爭永遠始於小數,被動的恒常是多數,走在前頭,孤獨是必然,若然妄想一切朝夕便成,失望就更是難免。面對強大政權機器,小眾的唯一武器,就是洛奇式的死纏爛打、鍥而不捨和前仆後繼。再說,守護公義,本來就是一場跟政權無止境的對峙,在專制社會如是,在民主社會亦如是,時勝時敗,寸土必爭,沒完沒了。我們的目的,是讓東風可以長期壓倒西風,而不是、亦沒可能令人間永遠只有東風,所以不要太早說放棄,更不要未曾嘗試就受消極所累,放軟手腳 - 因為抗爭是永遠,追求是代代,你有幸、有份成為那星星之火,就算看不到燎原之日,至少對自己,對社會,亦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