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8日 星期五

寫給你的(3)

社會運動,始於小眾,要鼓動群情,讓民眾覺醒,漫漫長路。


凡投身社會運動,須心思寄望後世,同時又把握當下,意思是把握時間步步經營,不以事少或沉悶而不為,不求即時變天,但求播種醖釀變天的種子。

抗爭多途,只要不違宗旨,堅持良知,大可並行不悖,怕就怕有人自詡社運即我,又或無端押上個人榮辱,又或明明退縮郤又妄稱靈活,又或功業未成便顧黨同伐異,自欺欺人,背後掏空運動。

你堅持前線高吭,示威靜坐大可﹔你體弱怕人多,在家寫blog論政惡攪亦無妨,前者固然特重熱情,以感染人心﹔後者則該以理見長,鼓動討論。兩者一動一靜,互相分工,實無分優劣,更無所謂“有種”“沒種”之別 - 因為不論形式為何,均旨在維持一種抗爭的氛圍,不止於渴求即時之結果,更重於讓抗爭成為習慣:政權不怕群眾一時亢奮,卻最怕你冤魂不息死纏難打。攪抗爭,就是要不顧身世,不顧儀態,只顧道理,只顧目標,對家高談非暴文明,全因鎗砲權力錢銀皆在他手,才有本錢君子謙謙,虛偽人前。平民手無寸鐵,面對制度傾斜、改變無門、壓迫太甚,自然、亦不該中了所謂“文明”的圈套,變相為對家所規限,變相和稀泥。

台灣電影“賽德克巴箂”的一句宣傳文案:「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一個只會盲信、盲從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欺善揚惡的肉食社會,根本就是回歸原始天律,是真野蠻﹔一個真正的文明,就是明知人類在能力、智力、資源等範疇生而不平等,也致力建設一個讓所有人得以自力更生,打破出生時條件遜色之束縛,為自己開出生路。真文明,是不會要任何人、多數人向少數人卑躬屈膝、無限犧牲。一個要犧牲人權、尊嚴,甚至人命維繫的政權,才是野蠻。從覺悟中挺身反抗,才是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