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6日 星期三

寫給你的

我明白,你感到無奈。
對時世,
對政局,
對前途。
身邊的人,不是聲色犬馬,就是不聞不問。
他追求享受,她但求生活,對身外事毫無興趣,或無能為力。
在家裡、公司、朋友間自鳴得意的他或她,一旦身在群眾,一旦面對社會,卻會忽然自覺無力,寧願屈膝,寧願退縮。
甚至笑你關心社會是老土、無聊、多餘、無事生非。
因為他們寧願相信自己,寧願在這個食人的體制內向上爬,盡快脫離被欺壓的階層,速速躋身欺壓別人的一群。
他們,只相信自己,不相信群體。
所以冷感。
然而,朋友,你不要灰心。
雖然,公道,未必在人心,是非,亦可能只在時勢,但對的事情,總歸是對﹔是對的,就值得執著,值得堅持。
人,可以無心政治,但千萬不要由政治冷感淪為道德冷感,不辨是非。
沒趣的事,不等於不應該做,不去做。
人之所以為人,皆因有是非之心,是其是,非其非,人之本能,人之為人的基本責任。
更何況是當權者先以政治手段將欺壓、剝前合理化,群眾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治身,合理非常﹔
更何況是當權者每每先將議題政治化,以便指責必然引起之反彈﹔
所以,不要怕,真的不用怕。
在香港,你還有鋌身發聲的空間和本錢。
一己之力無從變天,理所當然,惟理念可以推動討論,文字可以鼓動人心,火縱星星,總得有人去點,方有燎原之可能。
所以,罵得言之成理的,即管去罵,反正掌聲次要,理念為大,為理念奮鬥,雖然多數隻身,但不要忘記:訊息無遠弗屆,你以為自己蹲在房裡打打打很孤單,閱者可能無數。
不奢求全部人為你所影響而脫胎換骨,但願有些人因此心中泛起一陣漣漪,這就足夠。
很足夠。
殺賊,在人,回天,總得是在天,肯挺刀擋之,勝過引頸就戮。事情是對,就永遠都不為一時之喧鬧或勢頭所轉移,不要奢求認同,不要止於服從,為真理好好鋌身。實踐真理,可以條條大路,有的可能對,更多的是錯,然而不論如何,路,始終要行,錯時調頭,對時不撓,矢志守護,才不枉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