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3日 星期日

無理取鬧

日日新鮮youtube熱載,無數港女無理取鬧狂性大發。口痕友行禮如儀,留言口誅筆伐,氣勢十足當年新界原居民大喊強姦陸恭蕙。

問我港女無品是否可恨?我會話我不會怪阿馬遜森林土人依然茹毛飲血。什麼的社會生態,就有什麼樣的人。雖說滄海總有遺珠,奈何一切得講緣份。世界這麼大,瞭望天涯,又是繁花似錦,沒必要塘水滾塘魚,枉作困獸。再者雙方都自覺苦主,委屈過梁天來,罵戰恐怕還要比待耶穌回歸更久。一世人,精力充沛的日子屈指可數,無謂浪費在口舌之爭。

話說回來,片中港女之所謂委屈,其實比芝麻更綠豆:由遠古時代的拿不到贈品,到三日香的小巴無位奮而討錢,究竟是什麼來的憤慨,可以令少女們英姿勃發,不顧儀態?

無他,因為在她們眼裡 - 不,是大部分自以為稍有知識、略見世面、偶有醒目的城市人而言,不從己願,就是委屈,就是無理 (她們是全要,而你得是全知兼全能),尤其是受屈於一個自以為比不如自己的人,如普通店員或小巴司機,就更是五月飛霜。我付錢,你收錢,我是客,你得就是僕,僕都敢逆客意,豈能不拖出午門抄斬?

那些少女們,不少都已出來做事,俗語所謂打份牛工。說真的,司機收你錢載你一程,一次性交易明買明賣,論"僕",也不及閣下日日委身辦公室賣笑賣身那樣"僕"。再說司機最多"僕"你一車乘客,而你就得"僕"老闆"僕"經理"僕"同事"僕"顧客,大家本質也是僕,不過標價不同而已。不過即使標價有別,也不代表你這個僕不可取替,皆因僕何其多,僕之所以僕,全因可以順手拈來,多一個唔多。

或許,我是說或許,片中主角心底明白:自己跟眼前那個不屑一顧的司機其實沒大分別,都是委曲求全,都得故作客氣。所以她很氣忿,很不甘心,對自己境地如斯又羞又忿,就唯有靠著僅餘的憑藉 - 幾個零錢,來恃勢凌人,為自尊築台添磚 - 我沒有什麼可大你,唯有錢可欺人,我給你錢,就等於人在十七層,而你仍舊十八層,明白沒有?講道理,還不如講身份。

香港社會,成功人士沒多少,操縱者更是寥寥可數,任你職業專貴人工奇高,放長雙眼看,放大來睇,大家亦不過同屬營營役役的奴隸階層,偏偏香港有樣好,為奴者都可以"社會流動",只要無損整個奴隸制度,只要你非不甘為奴,十等奴升一等奴並非不能。何況要升級,讀書多是必須,交際也要多,學問多了,見識多了,思想複雜了,就愈能自圓其說,給自己的困境塗脂抹粉,虛構一個神聖光環。

然而理性歸理性,在心裡,你同我都清楚:我是奴隸,我不要做奴隸,只是見識多了,享樂多了,人就自然錫身。再者,與其奢望一班本屬競爭對手、同為奴隸的所謂群眾來團結一致爭取什麼 - 沒錯,是自己人看不起自己人,又或者枉將自己凌駕眾人 - 到不如靠自己一個人游走制度,發揮香港人能屈能伸的本能,過關斬將,盡快成為欺壓別人的高層。

所以問我如何看香港社會運動,我只能說:你不如再去看youtube望望,多看群眾互相廝殺更好。真的,港女充斥,慘過民主歸零,有人覺得阿爺萬不能碰大家無能為力,卻又自詡捨我其誰,忍不住要罵醒全港女人。如果我是阿爺,一定為每月港女頒發大紫荊,表揚她們藉著男女間的不和諧,轉而視線,排遣不滿,變相造就社會穩定。所以阿女你以後最好愈嗌愈大聲,最好十足紅衛兵,因為你做得對,做得好,是為公道,為大局,全村入入場睇你獨腳表演三分鐘,掌聲雷動,多謝你還來不及。

當然,小姐她不用我去鼓勵,皆因她從來就沒錯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