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一種感覺

先追本索源,還原基本步。
我選擇返回教會,全因為我想信。
沒錯,理由很簡單,就是有信的渴求。
所有的分析和思辯,都不過是為努力合理化自己的渴求,
查究別人的經驗,亦不過是讓自己得以按圖索驥,免行歪路,盡快投身信仰,
要求上帝先給預示?說要向祂呼告什麼實質的要求 ?
撫心自問,物質而言,人事而言,此時此刻,我根本就對它一無所求,
我只想祂能讓我、幫助我放低自我 - 那個一切煩惱的根源。
我相信,無我,不但可以少卻許多煞人的煩惱,更能去體現真正的平安和喜樂。
既然我早已預備投降,我又何必逃避,又有什麼逃避的籍口?
如果連這樣都自我壓抑,憑什麼說自己可以順心而行?
我不敢說自己這刻心無旁驁,完全無私,但我自覺學懂、亦願意將一些明知自己無可主宰的事情交予祂,聽其定奪,默默接受祂的意願。
我的天,我自覺踏出了信仰的第一步。
一場遊園驚夢。

既然如此,我終於明白,一個未曾自覺經歷所謂神的大能的人,憑什麼可以抱持一個基督徒的心態去呼求神 -因為就在我不曾感應到祂時,我已經渴羡慕祂 :由alpha到小組,由咀嚼C. S. Lewis的著作,除了想對基督教知得更多,可算是別無他求,又或不敢他求,每一次主導權在手時,我都選擇繼續走下去。
是一廂情願?不排除,但對重生的喜悅之渴求,令我必須作出選擇。當理性推論只夠自我感覺良好 ,而無法為我帶來一條出路時,我,選擇信仰。

莫失莫忙的少男情懷

少男的情懷,是敢試,是敢追,因為有夢,所以回憶總是青澀。年紀大了,不少人久經世故,日漸成熟﹔更多人千年不腐,幼稚無知。
事與願違,是尋常,但我不信是必然。人力有限,是無奈,但我不會不去試。生之矛盾,在於你一日未奮發衝刺,都一日未知極限在哪。提醒自己不要停,放手幹,可以多走一步,就多走一步,只要認清目標,便夠。做人,永遠只能事後孔明,只要順心而活,朝目標奮發,莫論大小,莫論成敗,經驗、時間,都不會浪費掉。就跟小孩玩積木一樣,高度集中,但異常輕鬆,便好。人可以很長壽,偏偏黃金時期其實不長,把握時間去錯,及早去錯,就有時間給你撥亂反正,終有一日會做對、做好。世事無常,只有理念恒常,任何東西都可以毁滅它,但不能打敗它 – 因為我的少男情懷,莫失莫忘。

唐哥,你一認真就輸了。

唐哥,你一認真就輸了。

唐哥,你太認真了。
既然你已辭官,
既然你只不過考慮參選特首,
你普通公民一名,婚外情份屬私事,缺失不缺失,太太原諒與否,干我何事?
然而,我知唐哥你明顯有心問鼎大位,所以也得把夫人拉出來為你站台,在傳媒面前將私事和盤托出,坦承自己有感情 缺失。貴夫人的海量汪涵,忽然成了唐哥你力挽狂瀾的及時雨,公關大禍當前,豈能不用之理?
然而,一廂情願地以不痛不癢的缺失來形容彰彰明甚的婚外情,遺憾加砌詞同步進行,誠意是否有點半截?
說真的,唐哥你不是什麼靚仔明星,又沒有拍著什麼短片艷照(希望),公眾才懶得知你誰和誰有路,覆雨幾何。唐哥你眼見大寶唾手,見彈就拆,亦屬人之常情 畢竟祖國欽點,丟面死罪。偏偏你又欠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的聲望、政績和親和力,言行接連招惹公眾憤慨,交待時又藏頭露尾,靠煽情圖搏民望回升。事實證明弄巧成拙,先見之明頓變悔不當初,要急急救亡。
唐哥,我勸你真的不用太認真,特首之位,非你莫屬 - 因為正如你所用一詞,這個制度,很有 缺失。前國家主席一日喉管未拆,你就必然得著庇蔭,反正政治權宜要緊,實力交勁為先,國家海量汪涵,一定會原諒你,為你催票造勢,當選後泵水送禮。你拖著出來面對公眾的,不止是貴夫人,還有祖國愛你護你、陣容強大的統治機器,靠著它,你真的什麼都可以不答,可以自圓其說。還是你的支持者說得對:選特首不是選聖人 - 因為在祖國眼裡,革命烈士受政權封聖,人都不在,是聖人﹔在廣大平民眼中,給政府平反的、被極權污衊迫害,是聖人。唐哥你三者不是。放心,祖國法力無邊,阿斗不單可以扶得起,飛天都得。看看某些領導人,尤其是鐵路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