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5日 星期三

探求基督教

我不是基督徒。
 然而,我想嘗試剖釋一些非信者對基督徒的偏見。
首先,我的信念很清晰:個別教徒或教會的行為,不足以代表整套基督教教義,更遑論否定,千萬不要基於對一小撮人的喜惡而盲目批評。
從我接觸的基督徒中,我理解信仰是一場歷程,是連番的經歷。這種經歷既關乎事情,更繫於感覺,是故人人不同,主觀居多。對於他們驟聽離奇的分享,非信者往往斷然否定,認定所謂經歷不過幻覺,又或一廂情願。我想了又想,總覺得斷然否定一個人當刻獨有的感受,未見得非常理性。箇中所謂的感覺,至少對於當事人而言,是真確,是無可置疑,亦只怕只有他能真情剖白。縱然對感受解讀有異 - 解讀甲乃出自當事人主觀認知,解讀乙則是來自局外人依循所謂"常理"去推斷 - 然而話說回來,兩者不過同屬揣測。即使乙比甲聽來更有可能,亦不等於足以斷定解讀甲純屬子虛烏有,一廂情願,所謂定案,還靠得各人按自身體會和理解去判斷。每個解讀都可以接近真相,但未必就是真相。
很多時候,非信者質疑感覺不足以證明上帝是否存在、信仰是否真確,不斷要求信徒提供實質的證據。這樣無異於你頭很痛,去了藥房,藥房職員給你拿來必理痛。你仔細閱讀包裝上的成份及解說,然後要職員證明必理痛何解有效、是否有效。那位職員一頭霧水,頂多只能說"很多人都服這種…"、"我自己吃過,效果不錯…"、"廣告說服了會如何如何…"等等,再問下去,就純然強人所難 - 何況他根本不能給你什麼鐵證之餘,你亦未必知清楚自己心中所要的是什麼樣鐵證。你要求一個普通人去解釋一種對他而言源出於神、全屬認知範圍以外的奇妙經歷,根本就是緣無求魚,就算他勉力為之,你亦可能老早認定內容必定穿鑿附會,純粹巧合。自己未能放開心胸,卻倒過來要求當事人無限論證,與其說是執著事件的真相,倒不如說是有心丟難

你不接受當事人的見解,不等於你的解讀必然屬實,哪怕自己聽來更言之成理。
一語貫之,我不敢否定各别基督徒的獨特經歷。即使內容不足以說服所有人,畢竟人人認知有別理解迴異,很難、亦無須所有人的認同,最重要說解說衍生出來的行為和價值。
基督教的重點教義之一,是"Evil comes from pride",意指人類過份依賴自己,自傲驕橫,做事一意孤行,令他們遠離了神,到頭來反受我執所勞役,作繭自縛。故此基督教強調每個人都該放低自己,認定世事皆為上帝主宰,你再天縱英才,也得認清人力限制,學習依靠上帝,去實踐上帝早賦予你的目標和責任。如此"放下",是有對象,是有後續,目的是成就一種體現上帝大能的行為,以生命影響生命,這種放下,比起佛家單純的"放下自在"要求更多。基督教告訴你:放下,是為了肯真心委身,去成就更大的事。有著一種超然物外、存於身外的目的,能讓人更容易、更有理由擺脫我執,擁抱上帝及其萬民﹔與其批基督徒態奴隸,倒不如認清不少基督徒委身於一個什麼的信念,若然信念崇高,能夠體現人類良善,這就不是自甘為奴,而是服膺,服廟於一字寄之曰神的信念。
放下我執,信靠上帝,不等於逃避責任。真正的放下,是因自知人力有限,是源自謙卑,承認世事非我一人主宰。人力有限,也不等於當事人無須付出,因為真正放下,是一個竭盡全力後的頓悟。只有真正付出過最大努力,方能真正認清人力確實有限,方會心甘情願地將困難交予上帝,聽憑上帝的決定,是名副其實的SURRENDER。你或會覺得向上帝獻降很幼稚,是自我奴役,然而現代人何嘗不是SURRENDER TO個人的執迷、群眾的目光?非信者不信神,很多時候是因為他們正膜拜著一個摻有自戀兼無限放大的"自己",同樣都是SURRENDER,不過對象有別而已。
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承認身外另有主宰,真心以上帝為中心而非藉祂高舉自己,做事便能避免律已以寬及群眾效應,逃過一廂情願的自我開脫,錯得不能自拔。當然,基督徒不過是人,磨練也不是一時三刻,失敗家常便飯,非信者沒必要拿著博士級數的試題作準,以成績質疑一個不過還是中一二的小孩是否愚蠢。
不少非教徒都對基督徒"凡事感恩"嗤之以鼻,事無大小感激上帝,愚昧之餘更有點自我中心,自以為全能上帝真的會為他們的雞毛蒜皮而粗心。然而我覺得基督徒的所謂感恩,目的不在於感謝上帝做了任何特定事情,而是培養一種知福、惜福的心態,去感受喜樂。你可以說基督徒很一廂情願,但當你認清自己今天所得盡非理所當然,也非完全源自己時,你就會明白世間很多事情毋用強求,亦非強求所能得,可以省下許多昏頭轉向的追追趕趕、尋尋覓覓 - 對於基督督徒而言,這就是盡力而為後將一切交予上帝。
也有一些人,總怪基督徒太過慇懃,喜悅得有點哪過,對陌生人過份熱情。這個其實不難理解:畢竟自信得著喜悅及新生,自然有跟別人分享、宣揚的衝動,這無異於你看罷一本好書,就急急向友人推介一樣,讚得天上有地下無。你或許會視之為arrogance ,但不代表他們並非真心或別有用心。當然我不否認有人會藉這此向他們心中的上帝邀功或取悅上帝,討個感覺良好,但不妨想想:我們不信世界有人喜悅如此,是因為他們真的純粹粉墨登場弄虛作假,還是我們老早認定世態炎涼爾虞我詐,一廂情願地認定世上沒可能會有人藉某種信仰而主動去關懷、顧念、協助別人?是他們無知過分,還是我們太過犬儒?即使他們宣揚的不合脾胃,反正誰都沒迫誰,始終善意可嘉,不合就婉拒便是,何必大動肝火?
與一些基督徒相處日久,再加上閱讀若干書籍資料,令我認識和認同基督教的若干信條。縱使這刻我仍不太信種種有關耶穌的事跡,未曾有過所謂聖靈充滿的感覺、對上帝存在與否將信將疑,我覺得基督教提倡的放下、獻身、謙卑和惜福,是可敬可行,可喜可賀。即使我不是教徒,我亦明白人偏見太過,心眼會盲,把一切看得理所當然完全配得,忘了背後種種因緣際會。求神純粹在你面前實體出現猶如魔術一樣,你可能頂多會一句"噢! Marvelous!",然後因應自己的需要,信祂法力無邊,獻金送眼。可是那刻的你,不過為著個人利益或為渴望所誘,不會有什麼閒情深究祂所宣揚的理念和價值,更遑論實踐。你對祂,只有看見魔術師神乎奇技的驚嘆和好奇,而非仰慕、謙卑和崇敬。你只會不斷要求祂施法證明自己的大能,到頭來反客為主,要祂受你的愚弄和差使。若然當真有神,而祂又當真全能全知,才不會蠢得無端現身,沾污信仰,放棄讓人類磨練得生的契機,推倒本來創造人類的心意。有求必應的神,不過是人類的玩物,不過有如寵壞子女的父母,害人害己。
所以,我樂意繼續探求基督教的真諦。日後是否相信,無可預知,但至少能給自己多點體化和包容,我覺得這是非信者應有的態度。

可笑的缺失

疑似儲君公開面對傳媒,聲稱自己感情有所 “缺失”,深感 “悔疚”,間接承認婚外情。
這就離奇了:日前仍為政務司司長的他,身居要 職,卻又不曾想到要公開悔疚向公眾交待﹔現在平民一個,竟然無端要向傳媒交待清楚?公職在身時私德有虧,卻要等閑賦在家時才跟大家 “推心置腹”,但見著記者又拒親口交代,名副其實是 “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愚昧之餘,信用大扣。
事件一揚,唐營迅速保駕,或云此事純粹抹 黑 – 當事人在雜誌專訪中和盤托出,傳媒追訪,是擦掉表面的批盪,何來抹黑? 又有人說選特首不是選聖人- 先不說選特首沒有我份,就算選特首無關聖人,好歹他也該是一個好人,一個有承擔的人。對伴侶不忠,份屬私人,可以歸咎於當事人一時把持不定,若能迷途知返 而對方又既往不咎,實不容外人置喙。然而閣下貴為下屆特首熱門,一旦對外聲稱考慮參選,一旦選擇向公眾交代事件,不論目的為何,連他自己也認為事件關乎個 人誠信兼繫於公眾利益,就該有受公眾質詢的準備。現在看來,他,明顯只想靠個別傳媒 “洗底”了事,而對非我傳媒諸多顧忌,一味糾結友好,自說自話,含糊交待過後,不容任何追問和質詢,所謂開誠布公,說穿了不過逃之夭夭。未選特首就學走精 面,再來扣分。
再說 “感情缺失”一詞。明明認錯,但又一廂情願地將事淡化為缺失,好像婚外情乃人之常情,無心之失,怯於、亦無心是其是非其非,如此 “誠心”懺悔,如此 “親近”凡人,選情真的很難轉差。何況,不惜利用對私虧之悔疚來淨化自身,就足見其求勝心切 - 當真對伴侶心存歉意,又怎會把她跟自己綁在一起面對公眾,接受無可預計的質詢? 相比之下,這種道德 “缺失”,比份屬私人的感情決失更為嚴重 – 莫論受害者是否心甘情願,她的海量汪涵,竟給對方用作成就個人野心的籌碼,一種給予取予攜的恩賜。既然連當事人都認定要向公眾交待事件,即使當事人愛夫心 切聲稱放低,也不等於公眾要同樣放低。太太你放低,是你好人.公眾跟傳媒關注候任領袖的應變及私德,自有繼續追查求真之必要,不存在什麼抹黑攪事。
一個人感情缺失、道德缺失、智商缺失,竟然仍能成為特首選舉熱門,這是誰的缺失?是否只缺失而已?
人無完人,必有崩缺,難怪有人害人再多禍國再烈,只要有權在手,都不過是英明之下的一時缺失,都是一番好意,誰的是十惡不赦原罪,誰的是一時脆弱的缺失,在這個盛世國度,分界從來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