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4日 星期二

回帶 - 外傭申請居港權

逛街,遇上"愛護香港力量"派人在街上宣傳,反對給予菲傭居港權(還是反對菲傭爭取居港權?喇叭太吵,不曉得),聲稱外傭一旦能夠來港定居,一定會瓜分香港的福利和資源。

外 傭居港權一事,法庭在審,這幫人在法庭外高調反對,相等如陳志雲案未曾審結,就無端有fans抗議示威,高呼廉署放人: 既云香港特重司法獨立,示威遊行既是無謂之餘,更是對司法制度的輕蔑。要怪,就怪基本法粗糙模糊,立法傖倅,草議者不曾深思熟慮,也未能預視今日之局勢, 致使漏洞處處,必須三番四次靠釋法東修西補,連帶賠上本地法院的獨立性。菲傭既是有權依法興訟,而法院又肯依訟受理,誰都不能因個別群體的一時利益,而批 評興訟者損害香港,出賣香港。那些為一時眼前利益蒙閉,蔑視法律,剝奪個別人士依法興訟和依法爭取之權利,才是真正散盡香港僅餘的寶貴資本。

說 外傭湧港會瓜分資源的人,永遠覺得所謂社會資源就是一塊餅,一塊大小恒久不變的餅,愈是多人,愈是攤薄。他們明顯忘了:社會資源是可以隨經濟發展而發大, 社會上人人積極付出落力建設,這塊餅是可以愈來愈大塊,不代表人人所得例必攤薄。社會資源是多是少,很大程度上是取決於那些不斷受益於體制嚴重傾斜的既得 利益者,是否願意回饋社會,而非單純在於分粥的人是多是少。何況所謂攤分社會資源,很多時是一種投資而非消耗,需要時間去發芽,去茁壯,你可以怪新移民子 女分薄本地教學資源,然而事實上很多新移民的下一代不但出類拔萃,更受到香港獨有公民價值感染,並非普遍祖國道德凋零的同胞,他們取去的社會資源,正正就 是為香港未來押寶。(當然,若干大陸人來港予取予攜,又不願大陸人的習氣,對同屬新移民的不當行徑熟視目睹之餘,更日夜以"歧視"推搪責任,就另當別論。 與其說歧視他們,倒不如說我們是蔑視那些明明嚮往香港自由繁榮、卻又偏偏漠視/不服膺香港一直賴以維持的公民及現代價值。這邊廂說大陸難捱所以想來香港有 好發展,那邊廂卻又在香港奉迎政權任其出賣港人自由利益,這才是真正的港奸。)

要說瓜分,你也可以說隔離陳生陳太剛出生的那個B,又令社會揹上一個負擔。我們憑什麼認定陳生陳太的那個B就是太公分豬肉必然應得,而一旦得到居港權的菲傭就是巧取豪奪?這跟圍村太公分豬肉只分男丁,分別何在?

再說那些衝關生子的大陸孕婦,兒子生來也是香港人,又未嘗聽聞有人愛港愛到去羅湖幫手截人,又或高調舉報安排大陸孕婦來港生子的中介公司,我們憑什麼認為只有外傭瓜分利益,而無大陸人坐享其成?
筆者對外傭爭取及應否居港權意見中立 - 原因好簡單,一切照法律及司法制度辦事,就如陳志雲獲罪與否,都不會為我意志所轉移。要是禍源基本法,基本法又不是什麼天條聖規,與其次次求救人大,倒不如更改有關條文,以絕若干人口中的"後患"。

當 然,一旦有人為自己戴上神聖光環,誰都無法把它拿下,開口話"愛護香港"喎,邊個敢話你錯呀大姐。還是卻道天涼好個秋,等待法院判決,然後又無奈地接受釋 法,而香港就繼續因為民主欠奉、利益輸送及庸官劣政而一直破敗,你擋得了所謂外傭,卻忘了背後刀刀狠辣插背不見血的小數。你的餅沒分小,可是你的餅早成了 狗餅,成了嗟來之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