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 星期五

你爽我又爽

我知,某報渲染色情嘛,要罷睇云云。


家陣AV鹹書無遠弗屆,後生仔不假外求,一份擺明小報稍為風情萬種,衛道之士就走出來大喊禮樂敗壞? Come On,何必要當青年人無知白痴,十八歲前必然溫純如羊?論功架論手藝論資歷,他們分分鐘醒過你班成年人。君不見旺角AV舖頭多的是,深水埗馬檻更是成行成市,何以又從來不曾見過有人走出來拉人封艇靜坐示威 – 係呀,攞起你部I-PHONE打999報警爆料有幾難呢何?當然,呢班又冰清玉潔晒身,當然不屑接近這些煙花之地。

喺現代社會裡,衛道之士好寂寞,但他們亦樂於寂寞 - 因為為道德而戰,敢於逆社會之大潮流,不論ISSUE或CAUSE如何荒謬無稽,只要揀著怯於還擊或只能捱打的對手,只要自己循例聲嘶夠慳水慳力,就夠他自我感覺良好,突變現代摩西。發聲和垂注,是他確定個人價值的憑籍 - 他既要觀眾簇擁,又要萬眾仰望,兼夾可以睥睨眾生,渲染色情這類原罪式箭靶,目標清晰落盤必中,兼加對手為顧形象例必捱棍,衛道之士當然餓狗搶閘樂於發砲,一嘗拯救天下蒼生捨我其誰的滋味。

君又不見某敵對報章為求抽水,忘了自己正報另附男X圈兼減價速銷何嘗不是推廣色情,對小報口誅筆伐。算吧啦,娛樂版姐仔模軟玉紛陳,題目用字寬衣解帶,根本異曲同工。既然主流報章都已集體以波掛帥以色會誘,大家蛇鼠一窩,就不要走出來故作君子大喊 “你鹹D!你賤D!”,反之,九十九步笑一百步,賤上加賤。

更荒謬既係,有人連所謂色情小說狠批,名副其實文字有罪,想像有罪。筆者未屆中年,仍記得五、六歲時在某報讀過類似咸豐慈禧夜夜雲雨的鹹故,實料不到今天時代進步,人心反而更古。先不說小說質素如何,上乘的風月小說(色情小說這名稱太LOADED),靠文字輕解羅裳,層層窺探洞天福地,志在誘而不曝,樂而不淫,啜核而不卑賤,任想像縱橫馳騁。有的甚至秉承金瓶梅以魚水之歡為經,痛批社會破敗為緯,榮登文學殿堂。那些讀了報上幾篇小說的,不去深究故事摻雜著對社會的挖苦和嘲諷,不去理解故事勾勒個人靠性排遣對世代荒謬之無力,卻只懂如緝毒犬般見獵心喜,著眼於繪影繪聲的色慾描述百犬吠聲,任何形於外的咬牙切齒,終歸掩藏不了有一抺自虐的性迷戀。再者,相比於美日AV以人為器的硬橋硬馬,風月小說宣揚的,是對女性優美胴體的禮讚,是重視促進兩性妙到毫巔的精雕細琢,是對生理反應及心理變化之細心呵護與勾劃,將性愛由普通獸性衝撞化成包藏心思細意的精緻體會,真的視性為神聖崇高的人,倒應該感謝有人能優美文字突顯人禽之辨,兼能讓無加少男少女藉想像一泄無可避免之渴求之餘,文筆更能豐富營養。稍有常識父母,既明性難壓抑,媒介亦禁之不絕,一堆AV和風月小說,識揀之餘,甚至附上家長指引,一起分享。

經濟、政治、民生你我無力,時代環境教人窒息,偶然有人靠大炒這些non-issue排解鬱悶轉移視線,無可避免。不是為渲染色情解畫,而是要實事求是,明白新生代比上一代生理更早熟,所得資訊更多更廣,成年人強行壓抑而不循循善誘,以知識、坦誠的開導抗衡之,無異於老人政治打壓八十後,一廂情願要倒模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