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最好的時代 最壞的時代

這邊廂,香港的經濟自由度蟬聯第一﹔那邊廂,香港的新聞自由評分七年新低。


這邊廂,本地失業率跌至3.2%,十三年新底,﹔那邊廂,曾政權聲望直墮地極,淪為夕陽政府,保殘守缺等場。

前者為全球經濟所牽引,又或阿爺灌水,用不著政府落什麼藥,更遑論邀功﹔後者乃曾政權向北大人訕民賣直加妄自專大,左手施政一塌糊塗,右手打壓普選言論。香港的自由、民主和法治等內涵價值,皆因一時政權之方便而消弭殆盡,空餘有心人為充撐股價瘋狂擲錢製造泡沫,靠北水南調、轉移黑資炒樓炒股維生。所謂經濟自由,不過是少數權貴及暴發戶繼續翻雲覆雨予取予攜的自由,教大部份升斗只得嗟來之食﹔所謂十三年失業率新低,背後卻拖著大部份職業工資未見實質增長遠遜通脹,百物騰貴居無定所,人人為生存而苟延之悲慘狀況。一個社會是否文明健康,不在於少數既得利益者的資產無間斷地水漲船高、有多少個百萬富翁,而是在於中產能夠有權置喙社會政經發展,自我行路,以及低下階層能否有上流社會階梯的機會,改變人生。若然中產依舊只能任人宰割營營役役,而低下階層又要為當下的生存而難有改變的機會,所謂聲平,其實不過輓歌,是當權者的精神自慰。

追求民主自由,矢志普選,就是為了真正讓全民共存共榮,共同擁有及貢獻香港。任數字如何繁花似錦,民怨,才是最真實,香港人的精神面貎,才是最準確。今日香港無力和諧,全因港人明明可以、配得真正港人自治,卻偏要為少數人之私利而受愚人擺弄綑綁,水浸豬籠卻連反抗、呼喊都不許,都是錯,問我失業率新低是否可喜可賀,筆者不介意現任政府一眾高官副局長政治助理人大政協xx同鄉會一併炒掉,失業率倒升,全民就當真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