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6日 星期二

邊個員工唔駛死?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老闆出錯,永遠都是找下屬來祭旗。亞視新聞部主帥梁家榮為錯報江澤民死訊而引咎辭職,他在受訪時透露自己已盡力阻止報導出街,無奈大老闆出手干預,恨錯難返。


死訊關乎國家領導權力爭鬥,梁作為老一輩資深傳媒人,沒理由為搶發而搶發,即使要攞威,亦未至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妄想平地一聲雷。亞視老闆既為江之親戚,近水樓台,新聞部沒可能事先不向其查個究竟,亦沒可能未得對方有意無意的首肯,老闆事後聲稱電視方知消息,實難自圓其説。

有學者指出,梁之辭職,象徵香港新聞自由已死。已死?本地新聞自由自回歸以來,早就半生不死,絕大傳媒投誠政權,或彰彰獻媚,或故作理性,自我閹割,甘為爭權者鬥爭之工具。老闆既為江親戚,卻又無法洗脫背後指使的嫌疑,不難教人懷疑有人有意向胡派交心,打擊江派勢力。偏偏一人投誠,最終賠上萬骨枯,中方事後譴責殺聲震天,這是新聞自由、編輯自主就要偱例成了代罪羔羊:不是我老闆私心作崇,而是新聞部若干巨頭自把自為,自主過了界,自由變無由,我不曾干涉(是否暗示早早干涉就好?)。經過是次事件,香港的傳媒生態,由過往新聞自由備受打壓,發展成今天直接給新聞自由按個罪名推出午門斬首﹔事件由本來老闆為個人理由而剝削編輯自主的權利,再急轉為“任由”編輯自主胡作非為而有損公信,信念、價值及原則給少數人玩弄掌上,過橋抽板,香港的不幸,不在於新聞自由已死,而是有人還要對屍體極盡侮辱的能事,鞭屍再鞭屍。沒有人是孤島,新聞部小花身穿黑衫報導梁辭職,遲了,喪鐘,其實早就為你我而敲,十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