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日 星期四

批唐就是不向暴力屈服

疑似特首候選人唐英年這邊廂承認自己用詞不當,那邊廂卻明知有錯都不肯收回 “垃圾論”,堅拒道歉,乍聽就如當年經典港劇 “大時代”主角丁蟹之金句: “我做錯事,但冇做壞事!”


若然純粹個人言論,此君或許未必死撐至此﹔然而倘若垃圾論乃口傳聖旨表達聖意,他愈堅挺,倒愈能在當權者眼裡搏得 “強政”好名聲,愈顯領袖無視眾生、高高在上的威儀。一句狗噏,成了領導們考核唐夠班與否、能否壓場的測試。

若覺這樣有點陰謀論,覺得筆者又要煽風點火﹔不好意思,今天選舉小圈子,背後權力分佈私相授受不為人知,連擺明有心爭槽的若干人等都故作忸怩諸多隱晦。既是政權先自絕於港人,就不要怪港人不甘心被蒙在鼓裡,只能臆測。一個政府,對任何批評質疑都一副不屑的嘴面,以“垃圾”敷衍之,自絕反省的可能、聆聽的機會,不難想像它以後會一味秉承二元對立、妖魔化對家的立威傳統,以專橫、睥睨填補民意欠奉的真空 – 因為愈無民意授權,就愈要靠氣粗財大、圓睜怒目來裝腔作勢、來嚇唬,令民眾以為自己反抗無從,甘心受辱。任由此君不道歉賠罪照登大寶,就是向暴力屈服,對民意的侮辱,對偽選舉的稱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