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9日 星期五

自殺之我見

自殺,是一種不幸和無奈的選擇。

準大學生輕生,循例有人責之生於溫室,心靈脆弱。

是 否溫室?或許是。然而溫室是否就是 “不正常”,這倒難說。看在苦裡來的人眼來,跟過去比較,今天可能真有溫室效應﹔可是將視線眼拉回現代,溫室倒是一種常態。溫室之出現,不是一個人獨有的 責任,而是家庭、社會、文化等因素有份促成,想深一層,當真溫室小花,照理應該舒服到不得了,才不願意去自尋短見。

死者心靈脆弱與否,這不是普通人茶餘飯後就能說出個所以然。何謂脆弱,何謂堅強,根本準則欠奉,筆者寧願相信死者當真有痛得不能言喻的委鬱,亦無意一下子否定死者短促的人生,一來死者為大,二來順口開河,其實無異冷血。

現代城市,絕大多數都是進取型社會,要求人人對物質、生活、理想有追求,不斷向前,致力向上。社會不容你選擇退出,更不許你離場抗議,因為這就是怯懦,是愚昧  – 縱使你于明白:以無限追求來逃避對人生的正視,又何來勇敢、積極呢又?

一 個只容許你積極、膜拜進取的社會,是一個不會、亦不願去理解每個人的內心、無視人人背景有別心態有異的社會。某人內心無以名狀的痛苦,往往被身邊人譏笑為 無痛呻吟,又或視之為治之後快的病態﹔不是嗤之以鼻,就是熱心開解,前者肯定是錯,後者亦屬人之常情,然而,一個人的問題,又是否能單純靠熱心者一廂情 願、對號入座的簡單歸納便能解決?

的而 且確,選擇自殺,或因窮途末路,或因思緒糾結,或因精神錯亂,原因千百萬種,但對某 性人而言,或源出基因,或與際遇有關,人生確實欠缺任何延續的理由,我們祈望人人都可以成為、應該成為生命鬥士,卻忘了社會之所以要標榜生命鬥士,全因他 們少之有少,苦命中猶能堅毅,是一種能人所不能的創舉。因緣際會,若然輕生者無從自救,且身外人亦無以施援,誰都不能強求他真的可以像鬥士一樣昂首闊步。

自殺,是不幸,不是一種罪。

當然有人批評:輕生者太自私,妄顧在生親人朋友的感受,將痛苦延續他人。不如先這樣說:有人反對墮胎,皆因認定胎兒雖未成型,母親亦不能動輒主宰他的生存權﹔若然連未成型的胎兒都不為至親主宰生死,更何況是一個心智長成的成年人?
當 然亦有人會說:這是說成年人的生命亦不為別人剝削,但不等於他可以選擇死亡,拋棄至親。這個聽來雖有點怪怪,可是歸根結柢問題依然:倘若輕生者生前當真痛 苦不堪,痛得連最親都察覺無從,幫助無援,親人憑什麼要輕生者繼續承擔只有自己承受的痛苦,去捱去撐? 不接受至親輕生,全因沒誰願意去接受輕生者早將自己視作末期病人,身邊人以為他一日在生一日有救,認定他有責任去苟延殘存,誰知他其實早想放手?

筆 者絕不認同自殺 – 因為很多個案都是草率或衝動所致,或一時意氣,或純粹逃避。筆者只想強調:對於一些上天在基因、出生、際遇上不曾眷顧的人,誰都不能強求他勉強看出可觀人 生。沒錯,活著是好,活著就有可能反敗為勝、守得雲開,只是對某些人而言,日子太長、太苦,他想過去等,想過積極,想過努力,無奈世事無常,他只能靠著死 亡,從視之為芻狗的人生中取回僅有的主導。人生對他們而言,是一場泥足深陷、痛不欲生的賭博,手指斬過,偏偏還是給彪型大漢挾持焗賭,繼續長輸,自殺即使 不是什麼好的出路,可是他們其實老早走得很累,不想走。

老天當初未有問準自己就要我來承受今生果報,咬緊牙關,未免殘忍,先上天有負於己在前。無疑,總有人自戀成狂,呻吟成癮,刻意誇張自己的慘況,硬將自己迫進死地,那就誰都救不了。

回 頭細想,生命成可貴,可能是少數人的專利。當我們明白自己的生命都比不少人更豐富,擁有更多的可能時,就會自然雲淡風清,看破許多貪嗔怨,了解到我們未至 於絕望到死,其實是一種難能可貴的福氣 – 因為對某些人而言,他們真的猶如末期病人,就算再不捨,一旦時辰配合,誰都無力挽留。一切只能看世事造化,珍惜眼前人,盡救。看透人間本來公平欠奉,就只 能為逝者搖頭慨嘆,倘有來生,望其福至運轉,有機會真正品嘗人生點滴。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