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6日 星期二

小明 還要不要坐火車

不,等我核實一下:要上廣州,坐的會是火車還是機車?是動車還是高鐵?有什麼分別?專家說動車速度只有200公里,高鐵最高速達300公里,快慢不同。可是連時速200公里的也出事,300的還會安全嗎? 雖云列車技術師承日歐,卻經祖國改良再研發,早前鐵道部長劉志軍下馬,揭發全國鐵路網假大空大躍進,貪污嚴重。與動車有關的承辦商期間中飽私囊不定,偷工減料不定 – 須知劈雷時有,可是列車安全設計竟然連這點都未有考慮,甚至連前後都不能以正常方式及時通訊,這就不止是速度快慢的問題了。


不過,小明你又可以放心。祖國辦事鼓足幹勁,效率特強,事由未查殘骸未驗,就可以即時免職上海幫三位大官 – 雖說三人說不定是暫時流放,一旦泊對碼頭,兩三年內隨時歸位,可是祖國就是聰明,急急埋下列車殘骸,三人死無對證,只得受靶。看到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的豪情壯語嗎?“該是誰的責任就是誰的責任!”雖說“誰”又是否找得著,沒誰知,反正連他都答不出,亦灾必敢說﹔然而,說不定調查能夠證實元兇乃本來不濟的外國科技,成功為祖國技術平反,屆時肯定普天同慶,倒忘了那個 “誰”是誰了。

問及有女孩生還,王說:“這只是一個奇蹟。”哦,什麼是“只是”?難道王局長想滅口不成,還是寧願為切割車廂解畫,倒頭來去怨那個雙親無辜枉死的女孩?

小明,你大不了她許多。她雙親已失,又弄得領導如此尷尬,或許真的死更好…

王最後畫點睛,說道:“我只能說,它就是發生了。”一件意外,說穿了原來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要發生的,安全系統正常也擋不了,人力有限,可以怪誰? 我從來都說祖國偵查速度一流:原來要負責任的,是上天。既是天意,小明你又毋用怕了,亦驚不來了。

活著的,要醫﹔死了的,反正沒活成,倒不如早早處理掉,免得阻礙列車運作 – 所以小明你放心,如果你有膽坐動車,仍可隨時起行,不會擔誤你上廣州的行程。是福不是禍,在中國,不同在日本歐美 - 這裡一切皆是命,人為事件也是命,小明你鴻運當頭,一定逢凶化吉。有人說劈雷是天譴,是上天對政權的警告,或許是中南海皇氣特盛,唯有一下打在溫州這些偏遠地區,放心,香港有李氏力場,連飄風都調頭,還怕什麼行雷?你問香港高鐵會跟祖國接軌。說擔心高鐵危險?放心吧,你以為自己真的坐著高鐵嗎?未到最後一刻,你都未知自己是坐高鐵還是動車,一旦出事,你有幸生還,或許會慶幸自己原來不過是坐動車而已。沒事就高鐵,有事就動車,豁達裡游刃有餘,人生哲理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