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2日 星期五

建制派也有份玩野

遞補機制之核心,乃限制辭職議員同屆參與補選。政府一直聲稱機制有助堵塞選舉漏洞,節省公帑,然而何解 “議員辭職再選”是一個漏洞,必須填補?


議員辭職後自動當選,若你要怪他們玩野,倒不如順道譴責那些本來欲欲躍試、卻因阿爺喊停而縮沙的建制派議員,正正是他們為一己之表忠,令選舉不成對壘,使不滿辭職議員的市民無法藉選票譴責辭職議員。正正是他們明明口說補選不是公投,卻又偏偏將補選當成真公投來煞有介事,才令一個本來可以壁壘分明的選舉無法成事。要玩野,一隻手掌拍不響,沒有建制派的杯葛漠視,野如何玩得成?

議員辭職,是他個人有負選民,但這不等於政府有權代替選民懲罰有關議員,更不代表政府可連帶剝削市民的被選權和補選權。辭職議員既無干犯任何法律,要他為辭職負責,只有、亦只能靠市民的選票。倘若以後再有議員辭職再選,義正辭嚴的建制派就該責無旁貸,派人參選,如此既可讓市民得以投票反對所謂公投,更能免市民選權受損。建制派若然當心繫民兼在意議席,就應該最大力反對遞補機制,相信市民,一切訴諸民主選舉的對壘。

由此至終,所謂辭識再選,都不成一個漏洞,更不至於要剝削市民的權利。相比於所謂浪費了的公帑,恐怕還不及全體副局長和政治助理薪酬之皮毛。全港市民千秋萬世的選舉權竟只值1.5億?這簡直是對全民的侮辱,單單是為了個人的尊嚴,不論政府改良方案如何,香港人亦該反對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