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9日 星期二

罵人皆因該罵

大老爺說: “準備出嚟選行政長官,就要有俾人鬧到xx既思想準備!”
哦,不是選委會八百人眾望所歸,代表廣泛民意,選出來的怎會不是萬民翹首的偉大領袖?
不是說特首必須愛國愛港嗎?既然愛國愛港,兼有阿爺祝聖,何解會給人罵到xx?
一個特首被批xx,是運滯﹔連續兩位特首被罵xx,且怨忿有增無減,究竟是再度不幸,還是事實必然?
沒有大老爺平日笑點江山,給群眾尋釁滋事﹔沒有權威人士幕後發功,直達天庭,特首何來給人罵得xx?
沒有阿爺偏聽則暗,為保一黨之國摧殘兩制,讓特區政府推銷惡法,妄顧民情,誰有閒罵他xx?
沒有阿爺的“明察秋毫” 和 唯 “才”用,先錯愛一個根正苗紅、卻志大才疏的老實商人,再錯揀一個只懂虛應上司、接著一朝得志,以為朕即香港的前朝小官僚,誰有資格擔當xx?
沒有阿爺跟政府、權貴沆瀣一氣,為保政府、商家、土共管治集權鐵三角,爭相訕港賣直,打壓群眾對真普選的追求,污衊市民對公義的嚮往,妄想在港人治港之下,港人仍然甘願續抱被殖民心態,無心民生政治,無理辭窮理屈,任人魚肉,誰會xx?
XX, 不是某人的偶然,而是體制侮辱民意之必然﹔它不單是在上者獨有的形容詞,更是充分反映全民深陷之困局。一個不願意、甚至動輒為償皇恩出賣市民的政府﹔一個 日夜任政權驅策助紂為虐的政府﹔一個明明坐擁龐大儲備、卻每以“謹慎”掩飾理念之欠奉、規劃之空洞的政府,不問將來,不理現在,但求輕舟已過,莫理浮屍江 河,只有XX這詞,才能足以形容特區十四年亂朝敗政,十四年民不聊生只換來XX,算是便易了對特區政府。
大老爺說特首即使做到99分,也會 被罵XX,因為基本法賦予港人「罵人的自由」。99分如何訂、誰去給,天曉得,現在只道三位疑似候選人,一個恐嚇青年人車毁人亡,一個多年禍港有份,一個 面目糢糊從來政績成迷,全部民望低水,99分天方夜譚。至於言論自由何以忽成“罵人”,不知道,然而打從愛國論始,論罵人之權威,論言論之惹火,捨大老爺 其誰?廿三條現在不只樓梯響,不難想到大老爺很快就可以獨享罵人專利,遇佛殺佛。何況他貴為人大,又不是立法會議員,沒有什麼「非議會適用」 詞彙,不論什麼XX,也不會有辱人大無可侵犯的尊嚴。能有如此敢言之人,實在是香港之福氣 - 沒有該罵的人,誰會去罵?誰會認清“罵人”自由的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