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7日 星期日

疑似參選疑似為民

疑似特首參選人之一梁振英呼籲其他同類拿出政綱供市民比較,體制畸型,連行為都特別離奇。
既云疑似,即不過為外間之一廂情願猜測,有什麼政綱可交?連想參選都未敢認,憑什麼要人交政綱?就算交了,又憑什麼要我信他對自己的宏圖有承擔?
明明是小圈子選舉,卻偏要製造全民參與的假象,以討論之熾烈,掩飾實質的無力。疑似候選人若然 有種,就別顧左右而言他,不理贏輸率先去馬,十八區區區親民拉票辯政論策,從低層、外圍製造聲勢,不要只顧跟權威人士摩肩接踵,不鑑貎辦色,不審人度勢。你只要敢講一句: 我會敢於向中央表達港人真訴求。如果贏不了,雖敗猶榮,錯不在你。
眼見現時那些疑似候選人,明明心癢難擋,一時得裝溫和恭儉讓,一時得不忘偶意拋眉弄眼,搔手弄姿,靜待老爺點燈時。一個要迫使參選人違心而論、固步自封、規行矩步的選舉機制,全套承襲官廷權鬥 爭是不爭,不爭是爭的思維,造就了一幫裡外不是人的準領袖。所謂爭取民意,不過是疑似候選人取悅阿爺的手段,有著一個真假參半、眾望所歸的偽氛圍,以助他日黃袍加身得登大寶,再以人民之名訕民賣直,犠牲群眾。給你我看的政綱,純粹哄騙﹔枱底上繳的,是一張有待兌現的欠單,寫明得位後任務為何,割多少地,賠多少款,你我沒資格看。一句到尾,特首之權,本來就得蒙阿爺降福、土共簇擁、商界唱好,阿爺全中國十三億人管治艱難,才沒心日夜心繫你七百萬人,只要屬意的分贓勻稱,財源續滾,要歡呼時有歡呼,要造勢有聲勢。 我管治你,你唔好咁多聲氣,這就是阿爺心目中的美滿香港,這就是任何特首的唯一職責。持權制民,黨同異伐,從來乃特首之首要任務。什麼宏圖大計,都不離如何讓香港進一步祖國化、去香港化、去西化,一於融合、歸一,在他眼裡,阿爺的安枕無憂,永遠都是你安居樂業的先決條件,無他,連前偉大主席要生要死也得政黨首肯,一區首長腳痛不痛,北京權威人士一句便算,特首跟你說自己身體多好行得食得,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