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5日 星期五

投"機"份子

擲飛機?大爺,前晚才聲稱擲飛機是讓民意飛,現在卻將同一件東西作攻擊性武器,這是什麼玩意?


要號召全民起動,靠的不是柴娃娃自得其樂,以及那些自以為聰明絕頂的欺世創意。抗爭需要憤怒,需要悲情,需要令廣大群眾認同自己身陷水深火熱,不得不反抗。一時踩台,瞬間發泄,未見落面政權,只道自暴其短,黔驢技窮。

三流嘉年華式抗爭,頂多是少數人獨樂樂,大部份人眉精眼企,就算認同議題義正辭嚴,也難免對抗爭手法之拙劣嗤之以鼻。無傷大雅的所謂玩笑,到頭來只怕令整個運動不倫不類,滑稽收場。

要抗爭有號召力,靠的是道德力量,行動必須能夠置政權於一個道德低地或兩難,以便抗爭者利用政權對民情的憂慮打蛇隨棍上,以及搏取群眾的諒解和同情。今日運動之平板,正正在於手段只限滿足小眾擺脫無力感的窘迫,又或滿足報章之版面,其方式之兒戲,無法令外圍群眾認真待之,認定有成功及改變的可能,更不要說成功將政權加倍妖魔化 – 政府己經差到地極,以及使之道德有虧。與其攪盡腦汁精神自慰,倒不如絕食到天荒地老體力不支,靜坐不走拉完一幫又有人每晚補上曠日持久,肯定沒誰敢說你激進。攪抗爭喎大佬,過河卻不願濕腳,認真d啦唔該!一不做,二不休,完畢。

放飛機

民意放飛機?
人民放飛機?
鉸剪翻閹林公公?
愈來愈攪唔清抗爭是綽頭行先,還是信息在前…
紙飛機擊中立會,落地,一地民意,意境悲涼多過振奮。
太多自以為是、賣弄聰明的半熟創意,報紙畫面夠照,只是外人看上去,香港好好喎,你睇?邊得黎水深火熱都咁興奮?
何不慘情到底,悲奮到終,偏要訴諸一些頑童叛逆的手段?由阻街忽然變成放機,總覺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