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3日 星期三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有報章引述港大民調,指近日替補爭論拖累立會全體議員聲望,評分只得10%,不滿度51%。更有學者指議員監察有餘,建設不足,影響管治效率。


唔好意思呀學者,在這個政治權力嚴重傾斜,非建制派只能發聲的議會,監察,就是他們唯一可作的建設。何況沒有立會,政府恐怕早就傻得將六千回饋送進基金經理口裡,連僅餘人心都大江東去﹔沒有議員互爆兼自爆,誰敢對僭建雷厲風行,直搗新界原界民這蜂窩?立會就算未敢居功至偉,亦未見得建設不足。

放眼民間,批評議會者,大多針對會內若干議員行為激進,粗聲粗氣,這就奇極,:一個曾經向六七暴動工會領袖楊光頒發大紫荊勳章的政府,竟然學人對議會的三腳貓嗤之以鼻。論激進,單以近日替補機制之爭論而言,政府強奪選民選舉權及被選權,漏洞子虛烏有,不罰議員反懲選民,是激進的思想上﹔林公公起首不肯諮詢,霸皇硬上弓,明明民望地極卻妄稱民意在手嚇唬群眾,是激進的行為。相比之下,非建制派議員旨在嗆聲的形體反抗,根本皮毛。香港現在好歹不是封建時代 – 男人打老婆天經地義,女人敢擋架,甚至還口,就是不守人倫,天譴休妻。

殺人於文質彬彬,最易騙人,滿堂建制派壟斷權財,當然可以故作侃侃﹔只有受壓迫的人,只有了無希望的人,只有別無選擇的人,才得要以身犯險,敢向政權討公道,來換那個其實不值一哂的 “嘩眾取寵”。當真依戀名聲權力,早該蟬過別枝擁抱中華,何必取你七百萬人飄忽不定的 “寵”?今日氛圍之躁動,全因替補機制是關代代選舉權利,方案有辱常理。就算高鐵可以退,自有權利和尊嚴,無可再退。說影響管治效率?當政的不僅遵爺命,處心積累訕民賣直,隔絕現實愚政敗治,何來失敗? 集齊副局長跟政治助理幾十 “新血”,施政卻更慘無人道,足見這個政府本來就無效率可言,亦無最關鍵的遠見 (咦?六大產業呢?本地足球呢?),憑什麼諉過於一個自己己坐擁絕大部份議員的立會?再說偉大特首一上場就聲明親疏有別,玩舖勁,現在敗局暴露,還能怪立會跟你劍拔弩張麼?

香港敗局至此,仍有人敢厚顏無恥地為建制、體制護航,兼一廂情願地期望新任小圈子特首可以帶來新希望,當真病入高肓。眼下體制破敗不堪,利益分配不均,民意受壓不彰,當政唯上待奉為奴是用,有法無治,誰都救不活香港 - 淪為人治社會,亦靠不了人去救。套用國際歌中文版歌詞,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亦不靠神仙皇帝”,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全都明白。

要慳錢喎…

不如咁啦,攪公投,議題係要林瑞麟下台,但係如果佢肯自​動請辭,就唔攪,我想睇下佢老人家會唔會獻身小我慳嗰億​幾呢可?想免浪費公帑,家陣唔攪公投兼慳左你份人工喎,​抵到爛啦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