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4日 星期一

混世大導

某導演在fb說:「阻礙交通是抗爭的代價」是自私自利的說法!」


他亦說:「一班社會失敗者。」

自私自利,上口順到不得了,可是說到利是什麼,就鴉雀無聲。一句到尾,當真為利,早就投身建制換章戴,庇蔭源源不絕,何必跟你攔路糾纏,搏市民一時零星的掌聲?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若說抗爭是自私自利,難道那個急欲剝奪市民補選權、促成抗爭的罪魁禍首是博愛無私?如果理在政權,又何必傖倅交貨,接著又朝令夕改?若云抗爭自私,世上最自私的肯定是昂山素姬,十多年軟禁緬甸,不知浪費了國家多少人力物力去監視 – 難道守在門口足人的阿兵哥沒薪水?還惹來外國勢力橫手干預兼強硬制裁,教軍政府如芒刺在背。一切若如高導演所言,昂就當真失敗得無以復加,早該一死以謝天下。

還有八九六四,那幫學生妄想靜坐絕食就是抗爭,弄得老鄧在戈巴卓夫訪華時面子盡失,真的自私到不得了,是失敗中的失敗,機鎗掃鎗恐怕是免不了。不過這也怪哉:祖國強悍果斷,理該合導演之脾胃,他三呼萬歲猶恐不及,何以又移民番邦,不給偉大祖國些許信心?

若干人,早年得道升仙,拿著別國護照,在番邦高床軟枕。他本來可以不問世事,樂得清閒,無奈生成獻媚,畢生順民心理閒事莫理,就持丁點名氣及寥寥成就高調發砲,倒果為因,搬弄是非。論成功,導演他當然成功 – 他用不著跟你廣大市民為天價住屋籌躇,為生活奔波勞碌,立會選了誰、坐著誰都無關重要,還有六千落袋,不成功是啥?他,或許在個人的事業上拙類拔萃,但在良知、道德、是非,一句說話,令他輸得很慘,輸到破產。在他眼裡,即使不擇手段,即使顛三倒四,即使盲目不仁,只要當權一時,就是成功。只問成功的他,不曾、亦不敢去問這所謂成功的背後,拖著多條血路和屍骸。作為一個順民和奴民,他的成功,他自己這齣好戲,比他畢生導演的所有作品,難度更高,成就亦更高,因為他敢於原形畢露,衝破良知道德公義之藩籬,演繹人類劣根之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