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特首選舉也得替補

為防公投再生,政府強推替補機制:議員離職及身故,自動由得票第二高的候選人填補空缺,節省公帑。

若然上述邏輯成立,筆者強烈建議替補機制同樣適用於特首選舉:萬一現任特首因或明或暗的理由而無端辭職 (例如腳痛)或身故,餘下任期也該由當日選舉票數第二高的候選人完成,方能“充分反映”當日選委會之“意見”。以曾特首為例,倘若曾特首因種種原因無力再服務市民,與其由一個完全欠選委會認授的政務司司長權宜代理,倒不如由當日得票第二高的候選人 – 公民黨梁家傑補上,豈不是合情合理?屆時泛民或許說不定舉腳贊成,林司長亦用不著現在如此狼狽,搬弄是非呢!

如果政府認為特首選舉不宜採用替補機制,就得解釋立會民選議員為何適用。為何民選議員偏要受特別對待,直接剝削市民的選舉權、被選權及選擇?何以功能組別倖免於難?要替補,就不要選擇性替補,由上到下以身作則,未知林司長敢否?

雜思

筆者從來不怕港人被洗腦,皆因香港終歸資訊流通言論自由,祖國大孽日日廿四小時不停播,洗腦效果更強﹔要憂慮,不如擔心港人甘心賣身為奴,賣到割肉餵鷹。

總覺得建黨偉業這類精神自慰式大電影,觀眾看過後不禁會問:片中那批革命"先賢"日喊夜喊的無產階級烏托邦,現在往那兒去了? 說封建皇朝國民政府貪污腐敗,今天改革開放只道變本加厲﹔知當年報紙能百花齊放,教政權忌憚屈服,今天卻是一鎚定音,口徑一致。論理想,一去去返﹔說自由,又每下愈況,建片美化過去的同時,不就是也變相突顯今天的不堪與違背麼?不就是暗諷現政權初衷已改,甚至放棄理念嗎?這究竟是為現政權貼金,還是倒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