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2日 星期三

真係要同皇軍道歉

某教授在公營電台節目怪五區公投的議員當日“玩大左”,促成令日政府的補選機制。


如此怪論,可以用來為當年南京大屠殺解畫:你國軍不負隅頑抗,不浪費子彈,又怎會惹怒偉大的皇軍殺人放火,還殺足三十萬人?

首先,當日五位議員辭選再參選,全程合法,要怪就怪法例百密一疏,怨不了誰。作為反對派,身處一個本來就不公平的體制,當然要扭盡六壬,善用、敢用政制的漏洞,打蛇隨棍,以求絕處逢生。說不挑釁對家,對家就不會填補漏洞有 “突”,可是不挑釁對家,有權不使,有勢不仗,還算什麼反對派?若怕作用力大反作用力更大,就什麼都不用抗爭,和稀泥便是。

第二,以得票得二高的參選人取代離職者,是剝削香港人的選舉權、被選舉權及選擇。第二之所以是第二,正是因為他當初不得廣泛支持,先不說他 “應投”議席後認授欠奉,更重要者,選舉不是賽跑,斷不能冠軍裭奪亞軍替補,政府憑什麼將當日選出辭職者的多數選民一筆勾消?此一時彼一時,當日投票予第二高票者,這時又為什麼不能改變心意?

第三,當日公投總票數五十萬,今日政府針對公投的新法,得票是零。立會表決,以泛民跟建制兩派得票數目計,即使通過,也是輸。

第四零三七一,五十萬人遊行,可以阻撓廿三立法﹔五區公投投票人數五十萬,憑什麼認定這是小數,此五十萬不同彼五十萬? 論局勢之嚴竣,零三當年肯定比公投之時更差,局勢較好但仍能吸引逾五十萬人投票支持公投,誰是小毛,誰是大毛?

第五,一個可謂人類歷史上最浪費資源的組織 ,一個最樂於揮霍人家錢財的機構,這邊廂跟你說為你好,免公帑浪費,那邊廂早跟商家交頭接耳利益輸送的賊,誰信?一個民意明明低至地極的政府,竟然敢稱手持民意兼理直氣壯,以市民之名來反過來剝削人民權利,當真世界奇景。

第六,功能組別憑啥倖免?難道功能組別的補選相對化算?說來也對,功能組別合資格投票者少,投票的少,參選人更少,一會兩制,真的很經濟。

第七,若云政府為報私仇而抄全港人的家,險詐當真無出奇右。

有云“公道不在人心 是非只在時勢”,唯望事實不至如此。極權亡我之心不死,權利遊戲,從來零和,寸土必爭,現在真正以市民權利 “教飛”玩野的,是政府,要讓政府知道自己 “玩大左”,唯有來日七一。

新移民,唔好再做蠢事害自己

我唔係要否定新移民既貢獻 – 因為你稍有質疑,就係歧視。反正何謂貢獻,太抽象,沒什麼思辯的需要和餘地。


不過我偏偏唔明,未派錢前,無人話 “住夠七年先算永久港人”係歧視,派錢無份,就忽然有人走出黎話未夠七年都係香港人,點解無得分,點解歧視我?先係你接受 “未夠七年”呢個條件而成為準香港人,轉頭你竟然認定自己喺完完全全既香港人?咁個七年之約仲有咩價值?

除此之外,點解我未曾聽聞有未住夠七年既印巴籍或歐洲人出黎抗議無六千?

當然,白人洋鬼子,你可以話佢地大部份黎得香港既,都係有錢人,唔稀罕。又或者佢地人少勢孤,無咩好爭。

我相信,好多新移民確實默默耕耘,做緊好多一般香港人未必願做既厭惡性工作,佢地有人追求福利,亦有人係追求自由。問題係偏偏有小數追求福利既人當真如狼似虎兼不知進退,一點老鼠屎,弄污了一大鍋粥。你可以話香港大把人騙綜援騙什麼﹐但唔等於你作為新移民可以東施效顰理直氣壯。尤其作為遲來者,受本地人歧視,是不對,但必然,唔諗點樣威俾港人睇證明自己有價值,卻反過黎一開口問點解你有我無,唔怪得香港人因這群小數人而抄家連坐,譏之蝗蟲。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Respect must be gained. 新移民真係要緊記,尤其是今日風頭火勢既境地。奈阿爺唔何,政府又廢柴,自由行財大氣粗罵不得,正值群魔亂舞,如果你繼續自毁形象,或任少數人污衊整個群體,或對國內同胞既種種劣行不聞不問,土生土長既香港人,必然搵著你黎祭旗,因為你地當初心馳神往既香港特色,正因為你地少數人既膚淺、貪婪、愚昧而流逝、殆盡。

所以,攞錢有審查,要填表,唔好嫌麻煩,層層關卡,都係想話俾你聽:香港仲係有制度、程序、無人要特登留難你。否則開架飛機高空掟錢任你執好味?執到幾多靠自己,咁叫公平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