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1日 星期二

還是我家麼

一個不容我有一席安身的地方,不會是我的家。


高官信奉自由市場,無意、亦無力限制港外資金湧進本地物業市場。

然而為著這種自由犧牲多數港人的居住權,消磨無數人的半生汗水和精力,這種自由,為何要守,為誰而守?

天威示警,政府傳聞將復建居屋,聲稱協助港人上車。居屋推出市場,無疑有助一心置家安身之所的市民輕鬆(相對)置業,惟對不少人而言,居屋不過是推低私樓市場,乘便上車的手段。畢竟港人仍將置業視為一種本大利暴的投資,憧憬月間暴升,年內兩翻的神蹟。新建居屋住或可以,升值潛力始終遜於私樓,交投亦相對淡靜,未必是部份港人的首選。只怕最後人人仍為月賺百萬的樓市神話所迷,明明自己要為天價物業捱得慘絕人寰,卻因樓市許他一個霧裡像花的希望,令他明明為奴賣身,卻妄稱發奮耕耘,大家前仆後繼,為攻城的一將奉上萬骨。美國作家John Steinbeck曾言:“Socialism never took root in America because the poor see themselves not as an exploited proletariat but as temporarily embarrassed millionaires”,沒誰想過香港要行社會主義,只是人人以為當下的艱難(或欺壓),不過是為成就明日百萬家財作準備,捱得過,就沒辛苦,就會雨過天睛,讓霸權長存。

即使居屋極速建成,一日不制止港外資金流入,私樓樓價恐怕只會偶有漣漪 – 祖國同胞財大氣粗,再加上港幣斷貶值,樓價稍跌,就夠人人瘋湧殺進,大搜 “平貨”。今天所謂的自由市場,早為小數同胞及本地地產商內外夾攻,任其“自由”操控,本地人的供需及負擔能力,再已無力左右大局。所謂自由,認錢不認人,只識跟著錢走,無視需求。香港人只有自由地被剝削、被迫遷、迫委曲求存,淪為一枱亂散的籌碼,人家甲交右右給甲,自己半點不由人。

要讓港人有安居的機會,需要敢於推行已知有效的措施,而非什麼破天荒的新思維。復建居屋及增建公屋,不過其一﹔限制外資湧入炒貴樓市,讓港人有能力、能夠按個人狀況及需要選購私人物業,長遠舒緩政府對住屋的承擔,亦是必須。最後他朝君體也相同,港人若能放下對炒樓暴富的幻想,置家為上,保本為主,穩上當贏,投資不投機,不中少數人的拋磚引玉,不為祖國十萬雪花銀請君入甕,這條舟,或許尚能同坐,不用現在有如全民偷渡別處,任蛇頭拋人落海。想法再天真,也是為代代求穩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