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9日 星期四

綿裡藏針的沙石

教育局常任秘書長以歷史沙石比喻六四和艾未未事件,奇,奇就奇在祖國長河從來不曾澄明如鏡,滔滔重浪沙石,總是當權者一把抓起﹔要歷史永遠如詩如畫,北韓有,祖國黨史亦然,哪怕是大躍進還是文革,都是沙石。


政府小吏胡亂比擬,已是先犯政治中立之大忌,當然小官不過搵食,搶閘表忠在所難免﹔但是作為一個身負推廣所謂“國民教育”的官員,竟然倒自家米,膽敢課程未開就先行對學生洗禮,胡亂觸動港人的敏感神經, “沙石”一詞,表現是一種對事件的不屑和厭棄,是綿裡藏針,暗地否定六四。如果這是鼓勵學生討論六四,課程不如新加南京大屠殺是否造假,肯定雄辯滔滔。

殺人就是殺人,軍警開鎗暴殺平民,公義昭昭,連建制派都只顧左右而言他,左閃右避。小官一個,卻敢冒港人之大不韙,為一時之政權妄逆民全民良知公義。連偉大祖國都稱當年六四政治風波,秘書她竟惟恐不及,百倍勇猛,由深受政治權宜及主奴思想支配的官員主導國民教育,很難不信國民教育無意洗腦。不用深究課程內容細節,單靠觀察負責官員唱唸造打,就如單看袁木當年一句 “廣場上沒死過一個人”,邪惡,說者表面平平無奇,其實從來都昭然若揭。

既是親疏有別,何來莫須有?

政府前資訊科技總監葛輝,指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甚至更高層官員有心施壓,務求讓親建制派的互聯網專業協會中標上網學習計劃,以便接觸低收入家庭。昨日立會對質證實,曾表示屬意營商經驗的社會負責,並曾提及協會名字。


連政府首領都高喊 “親疏有別”,誰都不能怪葛杯弓蛇影,以政治解讀之,若然有關黨派智慧尚餘,就該趁早主動建議計劃重新招標,及早救火。然而一如僭建死撐的特首,享權太久,反省難有,任何批評,都只會看成是慮心積累的惡意攻擊,諉過到底,“遺憾”結尾。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署理局長蘇錦樑聲稱葛偏好政治解讀,試問政府何嘗不將此事看成反對派趁勢拉倒的陽謀?

若然事件屬實,協會中標有助政黨宣傳,想那政黨天子門生,地區空殼組織特多,蛇宴旅行恒常舉辦,大勢我有猶不知足,乃是自作孽。財爺等高官貴為民之高官,理該中立的財爺竟然私漏口風 - 米都落煲,下屬難道有不成炊之理?若說財爺不過溫馨提示,好心建議,然而遴選機制有規有矩,卻偏要有關團體跟得分最高分的社聯瓜分二億撥款,權力踰越,有嫌不避,既是自掘墳墓,也怪不了誰乘勢發難。

正反各執一詞,即使事件未完,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有人在說謊。講嘢要小心尐?人家高薪厚職不要,立誓鑿鑿擔牢獄之險,還要小心些什麼?若然他有著閣下那股中國式揣摩上意鑑貎辨色卑公屈膝的“小心”,何用跟尊貴的你在立會對質,受萬千建制打手圍攻?說有人加你莫須有?對不起,只能怪你自己置身一個講明親疏有別的爛政府,令本該最講規矩的你今次不講規矩,有嫌不避,護主為上,以至萬劫不復。不要怪金兵對你岳飛劍拔弩張,要怨就怨未宋高宗跟秦檜莫視你生死,隨時用你祭旗 - 當然,今天不再是老董的年代,現在的官,永遠罵不倒、罵不醜,厚臉皮避震一流,視廉恥如浮雲,總能安全著地。

無法取悅於民,要靠籠絡CRONIES鞏固小圈子,無他,制度敗喪,今天的民意可以改航道一時,卻永遠換不了舵手和船員。一個親近民望恒常低落的政黨,竟然可以恒常成為議會裡的第一大黨,國際都會,就是如此有中國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