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5日 星期日

何必給屎?

若你自覺為世所孤,身邊人總認定自己怪怪的,不妨先問自己兩個問題:
一. 何謂怪怪?何謂正常?
二. "似你咁樣,有咩好?"
令你惴惴不安的身邊人,大多萍水相逢,他們未必比你優勝,亦不見得有什麼成就,但就偏偏喜歡對你的言行評頭品足,甚至糾黨私語,以此為樂。說你"怪怪",不代表你真的有什麼稀奇,而是他們百思不解:何解你不甘與他們為伍?不去學他們,像他們一樣。
太易屈服於意見之量而非質,是扼殺自我﹔想了解自己,找個肯開誠布公的知心密友,找個閱歷豐富值得信賴的良師益友,促膝長談,反覆思量,就夠。人,畢竟為自己要活,無須爭取所有人的認同 - 反正大部份都不過是敷衍了事、虛應故事而已。
要擺脫對別人眼光的依附、要讓自己不為群體猥自枉屈,視乎你如何調節心理。若然人堆無可避免,自己又難以變臉,就盡可能低調寡言,少講閒事,寧願寂寂沒於人群,都不要因努力埋堆而反成笑柄。人家說自己什麼,沒聽到的,就當不曾說過﹔聽到了,也別愁 - 反正他們就是奈你不何,才得在你背後竊竊私語,你只要有利用價值,你只要得要人垂青,自己安守本份,誰都頂多只能對你擠眉弄眼。要忘的,專心去忘,受不了的,就用成績才反擊,靠成就來印證自己凌駕他們。你的成功,就是對他們最大的侮辱。
人是群體動物,但不屬於群體,敢於特立獨行、清楚自己為何特立獨行、享受自己的獨立獨行、讓身邊最重要的人認同、支持自己特立獨行,人生會好過許多。反正人家對你一笑置之,你又何苦深深不忿,徒傷自身?人生過客太多,真的不用給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