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日 星期四

六四紀念建議

紀念六四,隨心,敬誠,方法各異,但皆以薪火相承為目的,建議如下:
  1. 六四當晚八至九,全港熄燈悼念,重演當年震壓之蕭瑟可佈,並以維港兩岸之黑邃對比幻彩詠香江之無情,告訴政權及世界:六四未忘﹔
  2. 在特首物位於麥當勞道64號周圍舉行觸光晚會,靜坐示威,勸進特首勿當奴,悼六四,同時監察僭建如期清拆﹔
  3. 政權涉嫌以錢收賣死難者家屬,全民一於遊行至中聯辦,一人十元朝內裡投,以恥還恥﹔
  4. 十九區大學生接力絕食,區區新進馬不停蹄﹔
  5. 全港grattfi紀念已知六四死者,標示姓名、年齡、出生年月﹔
  6. 電台或網台日夜每小時點唱悼念一六四死難者﹔或以一眾死難者之出生日全年紀念:今天,是當年八九學運蒙難的XXX的生日,他…
  7. 以死難者或學運領袖名字為全港主要街道正名,如彌敦道改名王丹街,每處街道牌均貼上有關人士的資料單張,力推成為網上熱爆新街名﹔或以新名稱呼北京當年屠城重點,如長安大街改稱血池大街,潛移默化﹔
  8. 在出入境關口外長年擺放民運資訊展板及單張,供出入境同胞入境後離境前仔細參閱﹔
  9. 另闢私人地方,仿美悼念歷次陣亡將士建追思牆,長年供人憑弔,或作私人小型博物館﹔
  10. 在當眼地方設民主鐘,秒秒計算六四已過年月﹔
  11. 精製六四識字咭,印有一概正邪人物及事件辭彙,方便流傳。
不論方式為何,繄守,全因對當年死難者許下承諾,是死者對生者交予之重託。國殤就是國殤,不會因政權平反不平反而忘記。除了不忘,更要流傳,保守真相,保守對公義、真理和良知的追求。

負愛

記者問我:何解人人都要到失去才後悔,才敢對親人坦然示愛?

或許,是我太迷信"盡在不言中"。
或許,是我認定母愛唾手可得,用不著、亦未想過要宣之於口,就像沒誰會每月出糧之日,主動跟老闆道謝 - 因為一切都自覺應得。
或許,是我跟大多數人無異,專對那些無須爭取、明知向我傾斜的愛,任意糟蹋,不識感恩。
直至人去樓空,夜闌人靜,才懂體會媽的付出和犠牲,才知美好其實早在手中,一切殊非必然。
往日的傷心,是出於自憐自憫,為自己的孤苦無依而痛心﹔
今天,心,還是會低落,為的,是媽,無法再承福、享福的媽。
我想過問米,若然準確,我怕沉迷﹔若然不準,又怕浪費,我只能想像我媽今天看見我如何如何,會有這樣這樣的反應,即使並非時時刻刻,偶然,偶然,我都會想起她,或一時,或一地,無法忘記,亦不願忘記。
她這一生的意義,取決於我如何去活,路如何走,一切,再不獨我。唯有努力,唯有自制,唯有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