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Who's Afraid of Miss Bauhinia?

葛咸城亂,所以有蝙蝠俠﹔香港亂,就有紫荊奇俠。


世道險惡,公義不彰,奇俠降生,乃港人“自求多福”的終極表現 – 自生自滅。不用理她動機為何騎喱與否,最重要是女俠身體力行,能讓群眾目光再次聚焦社會的低層。若說派罐頭別有用心,那麼關愛基金和那六千大元肯定是驚天陰謀,不要拿。

遠見欠奉、能力低劣的政府,總有人頂禮膜拜﹔反而一盡己能、落力勞心的義人,不是被社會遺忘,就是被群眾嘲弄。他們怪責政府卸責的投入,遠不如恥笑女俠 “博出位”的熱忱﹔他們相信只有愚昧的政府,沒有無端的好人。所以面對政府連番劣政,大家輕則聳肩搖頭,重則發呻便算, “鬧完咪又係咁!”﹔對於能直接施惠窮人的女俠,卻輕則猜疑,重則恥笑,“都唔知係痴線定博出位!”。

今天,看守政府但求平安到埗,卸責民生,阿爺更是口蜜腹劍,對港人自由民主虎視眈眈,港人繼續獨善其身,到頭來只會為政權訴諸愛國或利益,逐個擊破。紫荊女俠的客觀信息,就是要提醒全民“沒有人是孤島”,拋開劃地為牢的犬儒枷鎖,靠跨階層的守望相助,一抗大勢之壓逼,突顯社會之不公。一個只求向上級、權貴交心的政府,只會報喜不報憂,親富厭貧,除維繫權力以外,一概無所用心,但求騙得上級青睞一時得一時。代入近期熱劇,政府就是羅SIR,“愛”你是為完成任務,香港人,註定永遠只有喊得死去活來的MISS KOO,繼續痴戀,只會傷身。放棄押注於一朝天子,追求體制的根本變動,七月一日,不能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