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6日 星期四

以言入贅

特首選舉入閘在即,先有唐司長挑動世代衝突取媚權貴,再有范太高唱廿三要立,齊齊以言入贅,訕民賣正淋漓盡致。


唐司長受益殖民政權,卻妄想特區政府可以成功倒模,只道青年人含鬱受役,絕對是和諧大敵,可謂自斷經脈。而疑似首席儲君范太,十多年來長持立會主席一職,明明政見欠奉,竟忽然爆紅,靠的,亦不過是一副疑似熟知北京心思、能商政間長袖善舞的嘴臉和氣派。民調支持率四成,廖化當先鋒。

坊間一時儲君之爭猜度四起,民調揚揚,看上去還真熱鬧非常。明知平民無票可投,港人唯有靠民調或訪問,潛身於一種全民台下"依牙鬆鋼"、指點江山之氛圍,一償"食花生"之意慾 –就算不能選,靠估而估中,無力感至少減半,本質跟圍著明星慾照高談闊論和口誅筆伐,其實無異。

首屆特首老董,中央選的﹔繼位的曾爵爺,也是阿爺選的。前者根正苗紅,卻愚不可及﹔後者前朝精英,卻又剛復自用。連選兩個都失敗透頂,第三個還指望阿爺選個好? 無他,香港這邊陲之地,爺們老早認定桀驁不馴,不論誰管都管不了。管不了沒相干,但最重要是在上者聽教護主,認清責任是忠黨維權,而非利港利民。由始至終,特首一職,都不過是天子的殺人刀、劊子手,為爺們幹著殘公義、肥權貴的勾當。偏偏總有人以為這是無尚恩寵,以為自己大略雄圖,一心黃袍加身 – 人人妄想自己摩西,卻忘了得位後要服待兩個上帝:一個可以令他求生不得,另一個教他痛不欲生,一切全因他/她得位不正,授權欠奉。今日政治之頹敗,源於政權建基於少數利益集團之無底貪婪、少數直達天庭者的流言蜚語、全面賣身祖國販賣公義、政權一之權宜而違逆群眾、分化群眾、妖魔群眾,以及永遠隔絕凡間,但又孤傲苛愚昧、甚至各懷鬼胎的政治團隊,人治體制之荒謬,就是人終歸都駕御不了,必然覆舟,今日香港,又豈有不敗、翻身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