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致恨無恥政客的親建制派

親建制的,認定無恥政客亂港,至有此田地。


泛民主派,認定政府無能官商勾結,使香港殘局如此。

香港今不如昔,每下愈況,竟難得成了兩派的共識,也夠諷刺。是否大家暗裡認為:回想前塵,不回歸,是否勝過回歸?

親建制的,永遠怪無恥政客(泛民議員)為一己利益,阻撓施政,以致政不通,人亦不和。

然而若然由民主選舉選出的政客當真禍港不赦,何解一直無人敢向中央進言,提議立即解散立會,取消所有選舉,議員一概由中央委任,一鎚定音?

上市公司的最大責任,就是為股東爭取最大的利益﹔同理,民選議員的職責之一,就是為選民爭取最大的利益。若然上市公司乃股東為大,那麼就不要怪議員民粹 - 哪怕民粹代價沉重,這也是人民自行我路時必須承擔的後果。

當今之世,權和錢,皆在政府,另加分組點票等法器俯拾皆是,而泛民倚重的,不過一時之輿論和民情,制衡有限。偏偏這個曾云強政厲的威武政府,卻敗在自身施政乏力,遠見欠奉,但求日過一日,只知敵我矛盾的鬥爭,以攏絡權貴奉上全民。官員自己顢頇奴才,政策自身千瘡百孔,利益輸送彰彰明甚,它不曉怪自己思維錯亂、公關失敗,卻來怪所謂政客偷雞爆陰毒? 須知行政立法本來對立,不什麼天子朝堂,自己一心想擊沉對家而不得,卻為對家擊中自己要害原罪怒髮衝冠,Come On,要怪就怪自己多年來政績欠奉、民生凋敝,自己賣民訕直,黨伐異,致使今天無力、亦無膽有權洗盡,處處受制。或者一句到尾,政府無以強勢,皆因它未嘗有什麼成績,勢,從來未有,先天人民認授不足,後天施政能力低劣,必死無疑。真的有本事,泛民誰阻得了你,民望何嘗不易挽回?

所要,親建制的你,要怪,就怪你擁戴的政府本來無能,你的無力,源於你所托非人,而支持泛民的一眾,又正正是想托誰都不能,大家都心繫香港,都同樣無力、無奈。是誰弄得大家都愁眉苦臉一籌莫展?向上看,答案不會差太遠。你,當然不敢直斥其非,不過你是親建制而非親一時政府,政府日差,再要建制揹上污名,恐怕以後真的連建制都保不了。最該對政府錙銖必較的,是親建制的你。

時代

時代: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不過是小人物,不會經歷什麼大變局、大逆轉,可是這陣日子,驀然回首,原來,自己已經歷了出生地由盛轉衰的日子。沒什麼驚天動地,只有一點一滴地消逝、瓦解,失去的,是自信,是堅毅,是承擔,是心懷世界的胸襟。沒錯,香港人拜金、物質、淡薄,一直如是,但過去大家始終懷著一份高傲和矜持。當年,我們以文明自居,今天有人以野蠻為榮﹔當日我們走進世界,今天卻有人甘於自絕世界。盛世,不再,美景,難求。明天會更好?明天不在我手,群魔亂舞,再好,亦好不到我們。在文明與兇暴之間,我選擇前者,緬懷過去。
www.youtube.com
香港九七回歸 末代港督彭定康和家庭成員離開官邸 2/2 30/6/1997

邊個用"唐氏綜合症"呢個名?

話我有偏見都係咁講。


要逞一時小聰明,都唔好用一些弱勢社群。

叫得某特首熱門候選人言行屬"唐氏綜合症",意思就係想笑那人膠、白痴、低能,

口出此言既人,一定先係真心覺得真正既唐氏綜合症患者就係低能同白痴,所以先自覺將呢個稱呼用喺唐唐身上簡直天衣無縫,用後沾沾自喜,愈傳愈廣。

香港人,沉迷惡攪既,通地都係。你要止於泄憤係一回事,但咪鬼禍及無辜,咪鬼借患者過橋,但求嘩眾取寵,換一時喧囂。

一個詞語,諷刺欠奉,只有涼薄,只有愚昧,不斷話"正"既人,老實同你講,唐唐同你講野,佢又何曾當你智商正常?

筆者唔係要掃興,但係下下只能、亦只知逞一時口快,唔代表我地好醒,只代表我地無力,淪落到要靠呢d隔山泄憤既反抗方式。當年秦檜害死岳飛,全民發明油炸鬼取其楷音"油炸檜",何嘗不是過癮?最後又如何?無實際行動,壞人咪又係善終!幾時聽過有宋人因此悲憤莫名造反抗議,要為岳飛討回公道?

香港,腦筋快既人,好多,但係大多只係妄想自己身處個人大舞台,求萬人之垂注,做其First among Equally Helpless 。歡呼聲中,他忘了自已人其實不過、仍然、恒常是扯線玩偶而已,意氣風發,挽不回極權眼裡多少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