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4日 星期二

誰說要做李嘉誠?

疑似儲君唐司長要年青人反問自己:“為何我不能成為下一個李嘉誠?”,迴響奇大。


事實證明:當權者一言九鼎。他們深知權出何處,是最有能力,亦最有需要分化社會,鞏固權位。

環顧香港,問題不是年青人能否成為下一個誠哥,而是他們連想如父母當年自食其力、自給自足,都無能為力。

現今社會,其實並非無法上流,而是多數都是那些早在上層、有人事有關係有脈絡的人在更上一層樓。要真正由低層打出一片天,不是沒有,而是少數 - 只要你天資聰穎成績優異,並且選對社會少數重視的貴價專科,又或憑互聯網創業開疆,又或靠科技發明搏外商投資,平步青雲亦有可能。出路,對於不論身處任何時代都出類拔萃的少數精英而言,永遠都有。

然而,對於資質普通的大多數,讀書不成的,今天已難靠學一門手藝糊口﹔讀書有成卻又選著冷門學科如新聞文史哲的,社會亦不稀罕你的眼界和抱負,收入雞肋。上一代人,即使學歷欠奉,低下階層有公屋安身,可以無愁拚搏,死慳死抵,糊口以外盈餘算豐,可以有錢置一當年算來不過幾十萬的物業,又或以平租經營屋邨街市菜檔,供得了子女將來入大學買樓結婚。今時今日,普通青人投身社會,百物騰貴,偏偏薪金一池死水。樓市淪為大中華賭場,居屋公屋成為支撐泡沬的祭品,兄弟娣妹廿來歲幾個人,仍然要跟父母蝸居一隅,生趣寥寥。想租屋,租有升無減﹔想靠默默耕耘儲首期,更是望塵莫及。一個要年青人花光最寶貴年華來籌謀安身之所、為生存為營役放棄理想的社會,一個口說放眼將來、卻又死抱既得利益,任大部分青年人自生自滅的社會,沒資格怪年青人不思進取 –因為他們是年青人進取的最大阻力,日夜磨蝕著青年人的鬥志和志趣。

上代人豐衣足食指點江山,是時代的造化。當年中國自絕世界,港英只談經濟,猶念基層民生,香港以所謂中國唯一門檻面向世界,優勢得天獨厚。連外人都明白:一地之和諧,建基於在地人民有改變命運、力爭上游的機會,是故公屋等社會福利應運而生。今天雖說港人之港,一班明明受益港英殖民的顯貴竟然卻一廂情願,妄想成功可以倒模,以為香港淪為次等城鎮後真的機會無限,要年青人甘心勞役,公義不能說,志氣又要屈。可惜,對於大部份普通港人而言,這些所謂機會,不是你的,就是不屬於你,一如那張欠你十幾年的特首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