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3日 星期一

請維園阿伯教國民教育

維園阿伯行事衝動,潑佬罵街之餘,有時甚至拳腳作勢。不過香港敬老愛老,鮮有人批之激進或暴力﹔無他,兩者均被認定為八十後的“專利”。


論維園阿伯,不難聯想到英國專利球迷Hooligan – 他們不問班主是啥,不理表現如何,球隊什麼都是對。遇有挑釁 – 單單非我族類,就夠挑釁 - 甚至純粹對賽,狂迷時刻磨拳擦掌,不時先下手為強,旨在靠聲勢、靠舉動嚇窒對家。你愈興奮,他更狂躁,戰意特昂,更不能輸。

與其說是效忠球隊,倒不如說這是為了向世界宣告: “Hey, I’m Still Here. You’d Better Watch Out!”。雖云維園阿伯體能遜色,亦非球迷般暴力上腦,然而每一次的聲嘶力竭,每一回的手舞足蹈,其實也是向無視自己的群眾高喊:我在這裡!不問是非的忠貞不二,讓他們可以由孤獨老頭升格為愛國志士,自我感覺特好,不用徐徐淹沒於無名人群,獨獨終老。維園論壇,正好就讓阿伯們得以宣泄,亦為他們找回存在的價值。愈要跟伯伯執拗講道理,他們黃忠上身,反抗更激,什麼道理邏輯都箭箭穿心,只餘謾罵的境地。

若說維園阿伯是多元社會言論自由的成就,倒不如說是香港人關老愛老欠奉之故,不曾欣賞老人對社會熱誠猶存。老人家心思未泯,但又百無聊賴,長年為親人及社會漠視,當然躍躍渴求公眾之垂注,好讓人生再增添意義。所以筆者建議:政府高薪聘請維園阿伯到各校專授新推國民教育,一來其心必純,志趣亦投,教學必然賣力,二來國民教育之本質,亦不過是為國培育一批批維園少年而已,阿伯閱歷豐富,早早播種,是非曲直玲瓏百變,學生前途一定無可限量,愛國精兵必然源源不絕。幼有所學,老有所依,小康社會,求的也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