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又西西弗斯?誰說人生必有意義?

凡說人生意義欠奉,總會牽扯到卡謬的西西弗斯,終生推石上斜但又滾滾落下,日復一日,了無意義。


意義,不是自有而有,不會無端降臨。意義是靠生者自己賦予、尋找、爭取,求就有,不求就無,一切就是這麼簡單。

奇就奇在現代社會的絕大部分人,口稱人生沒意義,其實只是在怨人生不如己意:因為事事不從己心,想要的,得不到﹔想棄的,逃不得,碰壁處處,傷痕纍纍,最後只能大喊: “頂!人生沒意義!”

說穿了,怨的,不是要推石上斜到永遠,而是怪石頭太重、斜坡太斜、路程太長、天氣太熱。

人力有限,無法事事掌握,看得穿成敗不過瞬間,想得通悲喜匆匆一刹,就算人生難寬心,至少可以通達,少怨少嗔。反正人生未到最後一刻都未知 “整定”,就趁揭盅前的一段時間盡力而為,好討個無愧於心。若然怕失敗、怕付出、怕自行我路、怕當家作主,就要認定人生必然不由自主,自己的存在意義,只會成為別人的目的或用途,存在跟自己割裂隔絕,主體在我,卻身不由己。

有膽搶回主導但又適度妥協,努力在營營役役間掙出心力和時間活出自己,明白活著就是經歷,亦只談經歷,不求無名的掌聲,但求至親的感應,就夠。意義無所謂高低,只道心甘情願便行,最重要的是心甘情願之時,認清自己隨時有改變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