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4日 星期三

國民教育

什麼國民教育?愛國有得教既咩?
你女朋友每逢一三五要你坐定定聽佢講佢有幾好,二四六就要你背誦如流講番出黎佢有幾好,你如果仲頂得佢蒲仲愛佢,咁你就真係一個模範佬。
一個口話愛我/指令我愛佢,但又同時賤待我身邊既人,你教我點愛得落手?
好呀,政治問題無避忌喎,你將一d本來關乎道德對錯既問題淡化為"政治"問題,咁已經係避忌啦!更重要既係,俾你討論咋,無話你可以改變現實呀!
講到尾,一句到尾,都係俾粒糖你,等你以為香港又唔差得晒,削弱你抗爭的決心。極權就係睇死你呻完就無聲出架啦!任你日哦夜哦又何妨?

公德殊非必然

祖國同胞旅遊香港,踎街解手吐痰,旁若無人,港人輕則為之側目,怒則網上發砲狂轟,批評大陸人公德凋亡,繼而上綱族性,引以為恥。


作家柏揚批評國人,“髒、亂、吵”三個字已是妙到毫顛,毋用多贅。中國代代人顛沛流離層層受壓,生存無所保障,朝不保夕,而所謂傳統儒家思想,亦不外乎以僵硬的禮教,迫使各人為族群穩定各安其位,各司其職,只重人倫的整然有秩序,也沒心思顧念個人以外之公德。近代推倡所謂公德的大型運動,最著名的有一九三四年蔣介石於南昌發起之“新文化運動”,以個人意志及儒家的禮義廉恥,一廂情願地、由上而下地、剛猛急勁地,圖將萬萬庶民經年惡習連根拔起,效果寥寥。隨後中共上台,就更無公德教育,只有政治教育 - 只有在政治上思想走歪,才要你自我檢討,引以為恥。在新中國建設社會,就是埋首俯從幹部絕對英明的領導,奉馬克思主義為天條,在生產及物質上不斷建設,追尋一個永遠看似伸手可及的天堂夢。共產主義的核心,乃認定人類一旦擺脫階級剝削及私產束縛之後,就會心靈自由無垠,不用什麼道德教育的精神建設。你唯一要學習的精神指導,就是要為群眾、為黨、為國家的無私奉獻,其餘什麼禮儀公德,只是少數資產階級強分貴賤妄自尊大的玩意。何況大家天底下同志沒分你我,也沒什麼好介懷。到了今天改革開放走資就是硬道理,建設物質社會,依然是全國上下的唯一目標。發財,不等於立品,窮了上千年的同胞難得有一扇發財之門,求財自然無所不用其極,揮霍自然前無古人地浮誇。有錢有尊嚴,財,可通神,可以教人恬不知恥,就更不用跟你談什麼公德。

香港人批評大陸人質素低劣,正確,只是批者好像忘了:港人今日所謂引以自豪的公民質素,乃生於港人在社會長期穩定、自由下的浸淫及自省,在於港人能夠置身於政治之波詭雲譎以外,可以在飽暖以後思慕、追求及擁抱、西方現代社會的公民理念,凡此種種得天獨厚的質素,絕非必然。同胞劣行固然無須啞忍,但易地而處,他們也是時代和命運的受害人。

當然,對方受害,不等於港人要無限包容,然而狠批不該止於宣泄,不該只求自我感覺良好﹔恥笑過後,港人還得明白公民社會之珍貴和脆弱,是理該守護,必須守護。直斥其非及以身作則,是港人面對政治及經濟“去香港化”下唯一得以自主的抗衡,政治主權無從分離家國主體,精神人格也得保持主體獨立,這是香港唯一可以對建設中國公民社會所作之貢獻,和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