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日 星期日

九龍皇帝算不算塗鴉?

九龍皇帝曾灶財駕崩前,墨寶處處,宣稱自己擁有九龍主權,未聞有人控以分裂國土或顛覆國家政權罪,反而深受港人及老外青睞﹔今天,一個刻意低調的無名少女,不過是塗了一句見仁見智的 誰怕艾未未,就惹來執法部門舖天蓋地的搜捕:論顛覆,塗鴉遠不如廣佈旺角、銅鑼灣、尖沙咀等地的法輪大法神功,一句簡單的問題,一幅艾鷹目銳視的肖像,實不及神功檔攤血肉模糊的控訴。我明白:你不便明言以言入罪,就稱塗鴉損公物,要拉要鎖合情合理,然而閣下又如何解釋你的忽然躁動?是真心為公德,還是受壓於高層,急於表忠或立功?

如果警方不滿塗鴉,我勸少女不如轉調,肖像用胡主席,文字引用偉大主席的一句晉惠帝式明言 我是人民選出來的,又或者是打地主 分田地及“哪裡有壓迫 哪裡就有反抗”,搭配偉大毛主席英武神像,且看誰敢動手清理,褻瀆神靈。

若然筆者稍懂繪畫,就會一句“Who’s afraid of CCP?”,樓上配以我朝偉大曾特首之肖像。又或者一句“Got milk?”,然後來個親愛的溫爺爺,跟你和顏哄笑。

民怨,往往不是生於個別民眾的自發抗爭,而是激發自兒皇帝政府欲蓋彌彰的過份打壓,火上加油。今天事態的重心,已經由單純聲艾未未,轉而至港人是否仍能本著良知去發聲求公義,能否靠另類方式打破侷促、抑壓、昏亂的氛圍,讓聲音不致淹沒於權貴的一槌定音或發財主義。既然單純文字或發言已難振耳發聵,身體力行的行為藝術遊擊抗爭,敵明我暗,就成了唯一能令政權無所監控、臆測、確定的最好攻擊。反正很多人嫌議會內大聲喧嘩示威衝撞是暴力,現在低調發聲無傷他人,還有什麼氣忿的理由?要抓塗鴉,五毛日日論壇留字萬計舉襲論壇,顛倒是非人身攻擊煽風動火,這才是惡意塗鴉。還有祖國大陸那些拆遷隊,好好一座民產強收成功,牆上大大一個“拆”字,又算不算塗鴉,誰敢捉人封舖?

今天的祖國,牆上寫個 “拆”字,大安旨意,寫個“冤”字,就隨時死無全屍。想深一層,是次事件,還漸跟祖國一樣,倒有一兩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