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6日 星期六

連勾結都不如

要丟政府權威,三兩場示威、一次否決臨時撥款,威力遠不如前任前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跟財團再續情緣。官商勾結,到頭來令財團跟前官員都不屑政府,夥結明目張膽。為了權力和認授,政府把真心對明月,最後明月還是照溝渠。


前高官離職期已過,立會調查影響寥寥,政府更是愛莫能助。問題不在於前高官是否無視誠信輿論 – 他不過是人而已,要他幾十年委身政府錢少“鑊”多,可真難為了他老人家。當下香港百物騰貴,那千萬長俸,真的食不了多少日子,上年屆七、八十的尚且仍要繼續做保安謀生,前高官有氣有力,當然也得要為糊口籌謀,幾十年服務香港,什麼也該還清了吧。事情的重點,在於高官一方面取高薪自民脂,卻可以涉嫌以公產作籌碼兼以權謀私,大嘆兩家茶禮。他的飛黃騰達財源廣進,竟全靠納稅人得以成全,真的連親生兒子也沒這等福份。

事件再一次證明,在今天官商獨大寡頭專政的香港,來自民間的道德壓力,是制衡了一個人的道德價值,原因是西瓜靠大邊,“你奈他不何”。前高官心裡或許明白:這個政府,口頭上有阿爺福蔭,實質得靠讓大財團霸權千秋,大家現買現賣,才能換取表面的和衷、穩定和認授。他朝君體也相同,自己過檔財團,跟舊部和同僚心照不宣,政府不會、亦不能“發矛”。官商關係,根本就與後晉兒皇帝跟宗主契丹無異,說兩者是對等之 “勾結”,實際是抬舉了這金玉其外的地方政府 – 強拍、賣地、地則規劃,予取予攜,什麼都是簇擁政權的我所應得。長幼有序,做乾爹的,沒有我那有你,就算搶你媳婦也是天經地義 - 何況你的好媳婦也心甘情願?延長冷河期?相比於我企業千秋萬世商人治港,等得來,值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