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2日 星期二

港燦保衛戰

甲批乙邏輯混亂
乙罵甲納粹歧視
一概不理
筆者只知在可見的將來
香港人口會繼續被溝淡
從港英時代走來的港人,將會遇上新疆維族、西藏藏族的命運,
本土價值日漸飄零
赤化、愚化大成
專政利用本地人的"接納"和"包容",而本地人亦真的以為自己可以感動、教化、感召同胞,不斷輸入民智猶低的同胞,等同特洛尹木馬,最終成功完成價值清洗

如果閣下認為這是歧視,筆者沒辦法。筆者比較cynical,實事求是,自信結果亦會如此
如果真心認定香港乃中國民主的最後壁壘
如果認清專政是靠這種軟手段沉移默化,以消滅老早看不順眼、一心滅之後快的民主火苗
如果真正想國家有機會敲響民主的大門
想民智開化,感召人心,隔代遙遙,難料
反之,抗衡barbarians at the gate,則迫在眉睫
而這一切,不等於要打壓、制肘新移民
只是作為心繫香港的你,必須要求放權歸港
而且無懼他人亂投"歧視"標籤,敢於對新移民有違公民理念、文明社會的舉措直斥其非
因為那些動輒指批評新移民者"歧視弱勢"的人,本身也存在"批評就是歧視"的偏見
不將新移民的弱勢看成必然
不將新移民幻想成從伊甸走來的新民,又或剛剛逃離魔窟的難民
承認新移民中必然有人或居心不良,或漠視、蔑視香港一直保守的價值
深信香港所賴以維持的公平、自由等價值,值得不惜代價去守護
那麼,不用說太多
肉緊,聲嘶,純為一心為了保護我們這些港燦最珍而重之的一切,那份記憶,那份價值,那份朝氣,那份衝勁,螳臂擋車,亦願,亦不能避。

小朋友學邊個好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日前出席港鐵某活動,遇上示威台上台搶咪,局長神態自若道:“呢個唔係活動,小朋友千祈唔好學。”


那麼,小朋友最該學什麼?

學下屆特首黑馬高呼車毁人亡,挑釁你們的哥哥姐姐?

學財爺三日內政策逆轉思維顛倒,通脹威脅忽然全無?

學保安局長聲稱胡椒噴霧下噴上飛,傷人在先諉過在後?

學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於臨時撥款否決後口黑面黑,誇張恐慌?

任你動機再差目標再壞,只要你文質彬彬,只要你身居顯要,任何行為都可以而皇之,可以妄稱顧全大局﹔反之,真正敢為基層發聲,卻又恒常被漠視、標籤的年青人就一定要循規蹈矩,最好各家自掃門前雪,吃喝玩樂促進經濟。台上搶咪傷不了誰阻不了啥,是當局反應過激護駕心切,才促成今日的沸沸揚揚。假如社會民情能夠上達,假如高官當真聆聽民意,這些吃力不討好兼受箍受壓的秀,沒誰會做。不諒解青年人的義憤填膺原委合情,卻單純針對舉動大加撻伐﹔鼓勵小朋友只看表面肢體行動於禮不合,刻意淡化加價的於情不宜,只惱粗魯,這才是教壞小朋友。

小朋友,讓哥哥告訴你:以前街上有很多拐子佬,個個看上去笑面迎人,神態自若,有些更身光頸靚談吐鬆容,拖著你時陰聲細氣,送糖送玩具,一心要你有所鬆懈,乖乖就範。就算突然走來一個彪型大漢想勇救險童,他會說那廝步大力雄壞人一定,說小朋友你最好以貎取人,跟自己極速狂奔。你看見局長笑容可掬,她未必想從你身上索什麼利益,但她卻實正在抽乾你還在學習思考、對錯、公正的稚純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