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政治冷感

別以"無心政治"推搪良知。
今天的政治,已無所謂意識形態之爭,純粹善與惡、正與邪、自由與極權的對立,是非曲正彰彰明甚。
說自己無心政治,等於稱自己漠視良知﹔
不是要你單人匹馬隻手回天,而是至少也得鋌身而出,義正辭嚴﹔
不要求改變什麼,但求對自己的良心有所交待。
一個將良知純粹視作異見的社會,即無是非曲直﹐或為一時權宜利益刻意掩飾、扭曲、顛覆是非曲直,早已成魔。

還有那些快樂抗爭,
抗爭從來都不快樂,
要抗爭成功,必須認清情勢陷入絕境,迫自己,迫身邊人,絕地反抗。
抗爭不要樂天,而是要絕望。不絕望,就只會天真地以為,每一次失敗過後,你都可以再接再厲,你會不自覺自欺欺人,認定自己好歹叫全力以赴,下回再來,然後繼續屢戰,屢敗。
快樂抗爭的唯一好處,就是讓極權無法借口採取過激手段,讓抗爭者永遠扮演天真、孤弱的一方,有利爭取群眾的同情。事實上,快樂抗爭激情有餘,威脅不足,只則重揶揄、嘲諷、個人表態,感覺柴娃娃,政權也樂得任你歡喜一輪,感覺良好,最後結局唯一。
快樂抗爭,可以以讓大家不會擦鎗走火,是你好我好、各取所需的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