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6日 星期三

書商霸權

論公開考試,補習社年年教材貼士必中,學費可以特平,何解普通教科書竟能予取予攜,有牙力跟政府談分拆,迫學校生吞多餘教材?


憑心而論,對學生而言,這些教材,及得上補習鮮師年年的神機妙算麼?

若然要政府無端為書商利益包底,倒不如建議課本編撰及印刷收歸國有,由政府通辦各科教材練習,或供學校免費下載翻印,或讓學生回家上網參閱。反正坊間教科書亦不過跟足教署指引,內容其實千篇一律,而學生最終也不過是求教街外補習社占星問卦和筆記,學生根本沒必要為幾十彩頁或長年不用的什麼DVD大破慳囊。政府以國有教材“包底”教育而非包底書商,既可壓抑書商壟斷殺價,也可減輕莘莘學子的財政負擔﹔既可省卻無謂的教材,也可免得老師跟學校左揀又揀,論提升民望,簡直大殺四方,人人歡喜。

政府獨撰教科書,不等於要壓抑書商的生存空間。一如學生均以補習社課程輔助正規學校課堂,書商大可出版一系列輔助政府教材的補充、練習及天書,在內容、編排、解說等範疇上爭個長短,甚至包攬“貼題”工序,跟補習社拚拚,說不定能脫穎而出。再者,補充作業乃供學生課後溫習之用,書商無須額外浪費資源提供什麼教材,轉而專心經營產品內容,滿足學生的真正需要 - 反正大家都有心辦好教育,此舉何樂而不為?

與民爭利,一向是任何政府的大忌,然而關鍵在於跟誰爭利,爭利為誰。從小數人手裡為全港莘莘學子爭利,乃政府之職責。書商不是“賺學”組織,不是什麼非牟利慈善“辦學”團體,政府根本無須,亦無權枉用公帑包底書商利潤。真正必須的,是教育,是普羅市民可負擔的教育,而非花枝招展的教科書。當下人人口大罵地產霸權,其實霸權何止一隅?古有焚書坑儒,現在買書,負擔夠坑全家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