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4日 星期一

良知亂葬崗


騰飛不忘黨中央,可是人一著地,維權人士艾未未就在北京首都機場被機關帶走,下場不明。艾末末維權 不了黨,黨其實也不願忘記他。
有內地網地斥中共此舉打壓異見,筆者好奇:究竟艾未未的異見,異在何處?
追查五一二四川大地震遇難學生,著力調查豆腐渣工程及捐款安排,為生者逝者追討公道,是憐惜同胞的良心﹔
為維權人士譚作人作證卻被毆被摳,事後須赴德接受顱創手術,是捍衛人權的良知﹔
抗議藝術家拆遷,是對同業、對藝術、對言論自由的堅持﹔
號召千人河蟹宴,是對政府無理行徑的諷刺和恥笑﹔
良知和公義竟成異見,究竟是始於何時?
如果良知只能掩藏於心,或噤若寒蟬,或長嗟短嘆,而無法以行動彰顯和實踐,只得鋌而走險,究竟是政權侵害萬民,還是全民自願生獻極權萬年?
繁華背後,是強與弱、富與貧的決裂。極權死抱權力自恃天命所歸,維權角力定必吋土不讓,結果必然國富民貧,強政弱民,絕對零和。今天,極權妄稱維寡頭政權之穩以定全局,實則就是祭全民之權以自肥,前有蘇聯可鑑,近有北非變天,心態就撐得了的就再撐一會,要垮了也得儲足盤川跳船。現在既然還能再撐一下,由於事關政權生死榮辱,政權就得左手塑造、壟斷良善的形像,右手打壓、淡化真實社會的義行義舉。領導春節探坊平民摸孫包餃,就是大善人的典型,愛民如子的樣版﹔暴發戶回鄉派錢發展祖家,就是致富光榮的彰顯,就是愛國愛民的必然。相反真正為弱勢抗爭的寂寂無名的一群,行為就必屬顛覆﹔言論就淪為 異見,對他們窮追猛打,先除後快。義見淪為異見,中國,是良知的亂莽崗。
因財失義四字,是今天中國的寫照,愛國喊得最聲嘶力竭的,就是最有能力、最早跳船的一群﹔真的心繫百姓平民念萬年國運的,就受盡冷眼和折磨,或在外顛沛流離,或在國永不超生。如此國家,如果當真有日真成世界超級強國,為全人類,為人權,為普世價值,最好求神拜佛,望此好夢難圓。